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在线阅览 >> 2007年第5期 >> 正文

潘文治故居

王美怡

  文治将军的故居在广州的珠村。午后太阳正炽,庭院里的一株大叶海棠,红艳艳的,据说是潘将军生前手植。厅堂里挂着他的大幅照片,军人的威仪下藏着文人的温雅,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潘文治是民国海军的重要将领,和孙中山是生死之交。1922年6月16日,陈炯明叛变。潘文治为保卫孙中山,率舰在珠江上持续战斗数日。1923年5月,海军司令温树德被吴佩孚的几百万两白银收买,率领舰队开往青岛,只有潘文治率福安、永丰、飞鹰、舞凤4舰,坚决留在孙中山身边。孙中山对生死与共的潘文治十分赏识,赞扬他“志行纯洁,深资倚畀”,于1924年5月任命他为海军练习舰队司令。

  1924年黄埔军校开学后,珠村成为军校的训练基地,学生军数百人每日在珠村训练,下雨时就驻扎在村中的祠堂明德堂里。从1924年11月8日起,第一期第一总队学生在珠村进行毕业演习和考试,总指挥是何应钦,指挥部设在珠村的北帝庙里。因为潘文治的特殊身份,潘宅里宾客盈门,蒋介石、廖仲恺、胡汉民、许崇智等都是常客。老宅见证了民国史上一段不寻常的岁月。

  老宅子的墙角放着一张不起眼的长条木凳。这是一张用百年荔枝木特制的打饼台。村里的潘姓阿公说,黄埔军校的客人来的时候,潘家人就在这上面做粉果和炒米饼招待他们。每年岁末,潘太太总是选用一种叫“齐眉”的香稻米,用井水浸泡两日,洗净后放入脚踏石舂中舂成粉,晒干后装入陶瓮密封收好,客人来了,就取出来做粉果。客人吃了,总是说,好香。阿公那时候还是小孩子,他记得每次蒋介石来村里时,都带一包糖果,给见到的小孩每人两粒。阿公说:“佢睇起来唔恶咯(他看起来不恶)!”

  蒋介石一直倚重潘文治,曾任命他为海军局代理局长、缉私委员、海军处处长等要职,掌管江海防及缉私事务。后来,又调任他为虎门要塞司令、海军舰队总司令,晋升为中将(当时为海军最高军衔)。

  这都是上世纪二十年代的事了。在民国的风云变幻中,你方唱罢我登场,志行高洁的潘文治在这期间究竟经过怎样的煎熬考验,已经不得而知。唯一让人惊奇的是,他于1929年解甲归田后不久就去杭州的灵峰寺出家了,法号“曾觉”。

  灵峰寺自清代道光年间就广植梅花,天寒时,满寺冷香。潘文治早年曾跟随高奇峰学画,尤喜画梅。出家后,窗外疏影横斜,屋内清灯古卷,僧人曾觉笔下的墨梅自有别样风致。清香传得天心在,未许寻常草木知。如今在潘宅的厅堂里,还挂着潘文治画的梅花。在泛黄的宣纸上,它们像过去的影子,引人沉思。

  抗战中,潘文治还俗回家,广州沦陷后隐居于香港冯氏大药房楼上。抗战后潘文治回乡投身教育,创办了禺东小学(后为东圃小学)和珠村小学。这时候的潘将军只是一个淡然平静的乡绅,正应了“英雄到老皆皈佛,宿将还山不论兵”的古话。

  潘将军于1949年12月在珠村病逝。周边村庄的村民感其厚德懿行,自发摆起了路祭,袅袅香烟,数里不绝。



潘氏家人抗战中在香港


故居墙上泛黄的梅花


民国海军司令潘文治


却道海棠依旧(许旭芒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