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在线阅览 >> 2007年第4期 >> 正文

泰华楼

王美怡

  走到多宝路多宝坊27号时,天正下雨。泰华楼门扉紧闭,院子里的老树从残颓的旧墙上伸出密匝匝的绿叶,清气四溢。

  即便是在下雨的日子,泰华楼也闻不到书香了。楼内被主人珍藏的种种珍本丛帖,都在岁月流逝中散佚殆尽了。

  泰华楼是清朝咸丰年间探花李文田的藏书楼。李文田字畬光,号若农,入仕后授翰林院编修,后累官至内阁学士、礼部右侍郎。《清史稿》称李“学识淹通,述作有体”,他对经史、诸子、小学、金石、舆地、历算及诸艺术,皆博涉潜研,著有《元秘史注》、《元史地名考》、《西游录注》、《塞北路程考》、《和林金石录》、《双溪醉隐集笺》等,堪称一代通儒。

  李文田在京时以敢于犯颜直谏而声名卓著。他曾极力反对《马关条约》赔偿日本巨款,在朝廷上痛哭流涕,数月之内须发尽白。他“屡典试事,类能识拔绩学,士皆称之”。他担任乙未(1895年)科会试副主考时,得梁启超卷,欣喜异常,却因主考官大学士徐桐的反对,只好将梁卷“抑而不录”,并在卷末批曰:“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其惜才之心溢于纸上。

  李文田是岭南一代书法名家。麦华三在《岭南书法丛谈》一文中说:“若农乃以从容自在之笔调一写高古拙朴之北碑,一时书家奉为正宗。清末写碑,陶睿宣近于呆板,赵之谦过于轻佻,惟若农老成持重,雍容大方,为北派正传。”其书法运碑入帖,笔力酣畅饱满,意态雍容厚重,能于直率平和中流露出动感,承继的是魏晋隋唐以来的风流气骨,颇为书家叹服。中南海遐瞩楼为皇家书室,至今仍悬挂着李文田手书之楹联:“日移帘影临书案,风飐瓶花入砚池。”

  帘影之下,一卷在手,闲坐小窗读《周易》,不知春去几多时,偶尔铺纸挥毫,却见砚池中落花片片。李文田在泰华楼上读书治学,自是怡然自得,宁静淡然。他平生最得意的一件事是在江西学政任上偶得宋拓秦篆《泰山刻石》及马氏小玲珑馆旧藏宋拓《西岳华山庙碑》,为世罕有,故其藏书楼名为“泰华楼”。东塾先生陈澧为之题匾曰:“东泰西华,秦篆汉隶,如此至宝,是谓稀世,谁其得之,青莲学士有大笔兮一枝与双碑兮鼎峙。”

  清末民初,广州曾经有过一次藏书高潮,高官显宦、殷商巨贾均以藏书为乐。最著名的有潘仕成的海山仙馆、孔广陶的三十三万卷楼、伍崇曜的粤雅堂、康有为的万木草堂,并称粤省四家,其它如易兰池的目耕堂、徐信符的南州书楼、莫天一的五十五万卷楼、梁鼎芬的葵霜阁等,皆闻名于全国,极一时之盛。如今这些藏书楼大多难觅踪影,满城书香皆已化作旧时烟尘。

  泰华楼虽已残破,院内却依然花木繁茂。据说李家早年的一位侍女一直守着这座老屋,园中有一口老井,常年可汲清甜的井水。这旧时古井,可曾映下李文田低头吟哦、沉醉书林的身影?



泰华楼一角


李文田像


李文田书法


旧时书窗


多宝坊27号


小巷深藏藏书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