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在线阅览 >> 2007年第3期 >> 正文

塔影楼

王美怡

  塔影楼矗立在珠江边看潮涨潮落已经近九十年了。楼台依旧,流水依依,凭栏处,不见主人的身影。主人陈少白在走过了“独留塔影送晨昏”的漫长岁月后,早已隐进了历史的帷幕后面,任由后人在水光塔影间打捞传奇的碎片。

  陈少白的一生算得上是一出峰回路转的传奇。他是孙中山先生早年最亲密的战友,人称“国叔”。为追随孙中山,他曾经先后两度辍学:第一次是在1890年1月认识孙中山后,不顾父亲反对,离开格致书院,进入香港丽雅英文医学书院,随孙中山一起学习,并与同校的杨鹤龄、尤列结成反清“四大寇”。第二次是孙中山1893年春到广州西关冼基开设东西药局,他又一次辍学赴广州协助孙中山料理药局。1894年,孙中山走上职业革命家之路,陈少白也跟着结束药局,追随孙中山左右。

  陈少白丰姿俊逸,才思敏捷,是当时革命党中有名的才子。孙中山在第一次广州起义失败后,痛感革命宣传之重要,认为“将图国民之事业,不可不造国民之舆论”,于1899年底派陈少白前往香港创办了《中国日报》。自1899 ~ 1911年的13年间,他为这张报纸呕心沥血、焚膏继晷,真正实现了“开中国人之风气识力,祛中国人之委靡颓唐,增中国人奋兴之热心,破中国人拘泥之旧习”的办报目标,建立了兴中会及同盟会最为坚强有力的宣传阵地。

  辛亥革命后,陈少白以开国元勋身份,却先后两次辞官。第一次是在1912年2月南京临时政府成立时,孙中山以统一大局为重辞去临时大总统职,陈少白亦即辞去广东军政府外交司司长一职,开始兴办实业。他倡议由华人自组粤航公司,并担任总司理,全心经营航务,获利甚丰。他于1919年承买了联兴码头,并在码头旁建起了塔影楼,作为码头事务所。他向孙中山不断捐献的革命经费,均赖航运经营所得。

  第二次辞官与陈炯明叛乱有关。1921年5月5日,孙中山在广州就任中华民国非常大总统,聘陈少白为总统府顾问,不久又任命他为国立中华国民银行监督。1922年6月16日,陈炯明发动叛乱,围攻总统府,陈少白此前极力斡旋孙陈二人的关系,终告失败,痛心之余,陈少白再度辞职,但仍于8月9日寄出万金,苦谏孙中山勿孤注一掷,保存实力以图继续革命。

  辞官后的陈少白隐居塔影楼上,以治史撰文、诗词歌赋、琴棋书画自遣。既然是“成大器者,不是真情懒放怀”,归隐后自然“厌记江潮涨落痕”。

  1922年后,陈少白回到位于新会外海的家乡,做了一名小小的乡长。这是“十亩园林百亩稻”的田园生涯,可他仍遵循孙中山“建设之首要在民生”的地方自治思想,从事乡村建设,为筑路、兴学、绿化、禁赌、清税殚精竭虑,“不以善小而不为”。看惯了历史风云的一代豪杰,在家乡的田园里耐心地种下了一颗颗小叶桉树。

  马背不如牛背稳,云台怎及钓台高?陈少白在塔影楼上的看云岁月与家乡外海的躬耕生涯,至今仍是耐人寻味的。



“四大寇”与同学关心焉。前排右二为陈少白


《中国时报》创刊号


陈少白


陈少白手书条幅


塔影楼被改造成了小酒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