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在线阅览 >> 2007年第2期 >> 正文

陈公馆

王美怡

  三十年代的广州梅花村里遍植梅花。冬天的时候,风把梅花吹落在深巷里,空气里全是冷香。在那些梅树掩映的别墅里,住着广东的许多军政要员。有时候,会看见“南天王”陈济棠和他最宠爱的太太莫秀英从车上走下来。

  在风起云涌的民国时代,陈济棠和莫秀英在梅花村的陈公馆里究竟度过了怎样的岁月?这一切现在已经无从得知。像那些在春天来临前凋零的梅花,秘密永远藏在了历史的泥土之下。 

  从陈济棠和莫秀英的一张合影中可以窥见某些故事的影子。陈身着西装,脸部线条坚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站在他身后的莫秀英却眼神复杂,透出一种不动声色的凌厉。当年的广州城里到处流传着他俩有点走样了的秘闻轶事。据说迷信的陈济棠坚信自己的运气是他的太太带来的,一生对她珍爱有加。 

  当然,更多被提及的是陈济棠的治粤成就。1980年,陈济棠之子陈树柏从美国回来,邓小平在接见他时还说:“令尊治粤八年,确有建树,有些老一辈的广东人还在怀念他。”1929 ~ 1936年,陈济棠在广州大办现代实业,大搞市政建设,有不少可圈可点的大动作。比方,他确定了城市的中轴线,建了一些至今仍被人称道的著名建筑,如市政厅、爱群大厦等,新辟了30多条马路,还大建糖厂和水泥厂。这期间,他拼命地充实自己的军事力量,在黄埔建立了自己的雷舰队和雷舰基地,修筑了天河机场和白云机场,还在东山开办了飞机制造厂,并不断从国外购进大批飞机。 

  陈济棠曾亲笔写下长达40万字的《广东三年施政计划》,设计出广东1932 ~ 1935年的美好蓝图。据说他写完后竟“大病一场”。他期待广东在他的统治下更加强大,最终问鼎中原。 

  那年头,广州市面一片繁荣,市郊农民常将农产品“拿到香港市场去卖,卖了钱,一头洋面粉,一头洋饼干,挑回家吃”。而“外人初到广州游览,常叹广州近年物质之进步。盖高楼大厦,车水马龙,颇足眩人眼目。” 

  因了这令人目眩的“广州神话”带来的成功快感,这个旧时代的军阀按捺不住了。1936年,他联合桂系军阀李宗仁发动“两广事变”,把矛头指向了蒋介石。可是,这称霸的美梦瞬间就破灭了。1936年7月18日,兵败后的陈济棠身携2600万元巨款,从黄埔鱼珠炮台登上海虎号军舰,踏上了逃亡香港的路途。 

  1936年的冬天,梅花村的陈公馆一片狼藉,人去楼空。旧日的觥筹交错、高朋满座,转眼间化作满堂寂寥,满目萧瑟。梅花依旧在枝头开放,可是树下已没有了主人的身影,梅花的冷香在冷风里飘得很远,经久不散。一个时代结束了,这是“南天王”的时代,纵然金戈铁马、叱咤风云,可终究还是曲终人散、黯然谢幕。陈公馆从此成为了一个历史过客的驿站。




藏着秘密的老房子


陈济棠与夫人莫秀英及子女在一起


公馆一角


“南天王”陈济棠


旧时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