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在线阅览 >> 2007年第1期 >> 正文

小画舫斋

王美怡


余荫仍在


石头的记忆


  一九二七年的中秋夜,黄晦闻在北京大学的家中,听他的弟子奏古琴,忽起家国之思。他想起了多年前在小画舫斋度过的好时光。明月高楼,一舟临水,座中鸿儒诗酒唱和,清瘦的陈述叔凭栏苦吟,远看像孤鹭一般,荔枝湾上的桨声艇影让人如在梦中。 

  黄晦闻、陈述叔是民国时期的广东名士,素有“黄诗陈词”之誉。对于他们来说,“黄园(注:小画舫斋又称“黄园”)集俦侣,明塘长孤蒲”的日子是让人怀想的。在风雨飘摇的岁月里,小画舫斋是他们的后花园。这里有檀香,有清茶,有古画,有宝墨,有雅人高士,也有醇酒美人。推窗望出去,满园花木,暗香频送,缀以嶙峋山石、古木修篁,一派清幽意境。这艘浮在荔枝湾上的画舫,让乱世里的文化人把忧思暂时放下,用清茶淡酒浇灌才情。画舫载着他们的浮世尘梦,在珠江水面上漂泊。 

  小画舫斋建在广州西关的荔枝湾上。主人黄景棠别出心裁地把宅子的主楼设计为一座画舫,称为“船厅”。阮元的题匾“白荷红荔泮塘西”挂在厅堂正中。船厅的万字形栏杆上垂着疏帘翠幔,偶尔起身做一回卷帘人,荔枝湾的清景尽在眼前,人也如在画中。 

  黄景棠在民国的广州商界是个有思想的新锐人物。他参与潮汕铁路的兴建,投资开发广州的芳村地区,创办《广东七十二行商报》,兴办新式学校,自身也有很高的文化修养,有《倚剑楼诗草》传世。在黄晦闻留下来的一本书画合册《蒹葭图》中就有黄景棠的题咏,有“识透江湖风味恶,更从何处着相思”之慨叹。黄景棠嗜好书画收藏,藏有不少稀世珍品。古旧的书香墨香和满园的花气融在一起,画舫中别有一番风情在。中国风格的旧式大宅子,是靠亭台楼阁、山石花草、字画古玩营造氛围的,旧书古墨的气息缭绕其间,传达的是书香世家的格局和气韵,簪缨之族的雅气亦从此酿就。 

  旧时广州的大宅门里从不缺少诗书吟唱之音,富商望族对文化素存敬畏之心,彼此以儒雅相尚,对于评书品画、瀹茗焚香、弹琴选石之事,无一不精。潘仕成刻印《海山仙馆丛书》,伍崇曜辑撰《粤雅堂丛书》,更是自觉承担起传承书香文脉的使命。而小画舫斋,承载着乱世文人的黍离之悲,在旧时月色的笼罩下,自有一种让人怀想的温情。 

  幽窗棋罢指犹凉,倏忽间繁华散尽,小画舫斋如今只剩下残垣断壁,一园荒草。仰头看那白石门额上仅存的四个大字,仿佛仍可隐隐听到从传统流过来的水声,伴着黄晦闻的一声长叹:“休论三百年来事,野马游尘满绢丝。” 




老宅前的古玩店


西关大宅门


黄晦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