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在线阅览 >> 2006年第6期 >> 正文

秋枫村

吴莆田

 秋枫村并无枫树,一片颇具规模的旧时村落,颓败而不失严谨,野花不顾残垣断壁,地暖荒生般开放,接引了秋日的气色。

  近两千人的秋枫钟氏,早已陆续迁出古村落,留在长安里、忠心里、怀安里、仁和里的居民,如今尚不足二十户。在依山而筑的秋枫古村的最高处,住着八十岁的吴环阿婆。阿婆说,她家以前就是雇农,所以一直穷困至今。不过,这处居所,倒是在土改时分的,那是全村最通风透气的好房子。

  这个公路终结点的山村村民,不改往日惯习,总在“酉四祖祠堂”旁的忠安门楼聚聊,那里是他们唯一的公共活动场所。与其它古村落不同的是,在秋枫村,仍可见不少男青年,他们都从一步之遥的家里骑着摩托车,来到门楼。他们的学历,大多为初高中毕业生,读了十来年书,如今却漫无目的地坐在忠安楼里。门外,山青树绿,秋阳如画,挑衅着他们无所托付的华年。问他们任何有关秋枫的事情,无人可说出一二。这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山村,不过是他们深夜里休眠的角落。

  在“酉四祖祠堂”里,铭刻着捐资修祠的钟氏族人芳名,“钟暖桥”、“钟植怀”、“钟伯洲”、“钟步婵”、“钟溢坤”……透过他们隽秀的名字,令人想象他们以及给他们命名的父辈,凭着在一两年私塾中的开智启蒙,于乡土一隅,过着简单又不失情思的日子。而如今门楼里的秋枫青年,十年学堂,反倒对周遭的自然乡土、社会人文蒙昧如初,心思尽在无序错乱的天际云端。

  忠安门楼下青年人的背后不远处,粉墙黛瓦间,“争民主”、“争自由”、“争进步”、“争幸福”的标语口号,字迹依稀,不辨年月,恰似一曲失声的摇滚。




破弃的民居


吴环阿婆和她的家


秋阳下的秋枫


忠心里


劳作中的村妇


“争民主,争自由,争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