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在线阅览 >> 2006年第4期 >> 正文

南屏村

吴莆田

 
作为村人活动中心的容氏宗祠

 
照看幼童的随从家眷



  珠海南屏村是近代名人容闳的故里。容闳是第一位在美国接受教育并获学位的中国人,他1854年毕业于耶鲁大学并回国,在其极力推动下,百余名幼童赴美留学,造就了中国近代大批风云人物。但在今天的南屏村西大街三巷一号,仅剩一断壁残垣,并挂有木牌(并无任何“文物保护单位”的标识字样),书曰:“中国近代著名教育家容闳先生于1828年11月17日诞生于此”。邻居唐永安说,容闳家好穷,只有三间平房,因为“一路”一直没人住,不记得是一九七几年,房子塌了,无人理,前几年有人用水泥加固了这破墙。

  容闳七岁时入读澳门的教会学堂,因南屏离澳门仅六、七公里。从前不少村人到澳门经商而成富庶人家,村里有深宅大院,有华美宗祠,还有东西南北四座碉楼。南屏的旧民居都座南朝北,一反座北朝南的传统格局,这是因为南有山北有河,村民说,靠着山犹如坐上太师椅,而面前蜿蜒的小河就像坐在太师椅上官人的腰带,加上河道伸延澳门,小河便成了贵与富的象征。为了永保富贵,南屏民居的后墙也一律不留窗户。

  在一系列去阶层化去精英化的社会运动之后,富、贵的景象在农村消失了,南屏也不例外。“大跃进”至“文革”期间,南屏的四座碉楼被拆去修水利建礼堂,今天只剩一座当年由私人捐建的碉楼;宗祠里的雕花木窗被卸下付诸大炼钢铁的炉火;富人或出逃或被镇压,宅院失修破落。

  今天的南屏事实上已是一村两世界。三千余本村人大多迁居新楼房,外来六千暂住人口则租住老屋(月租一至两百)。本村年轻人到市区做事,老人在宗祠里娱乐;外来男人在周边企业打工,随从女眷则在老屋里照看幼童。在旧村落里,所见者十有八九为外来人,富贵一时的宅院烟薰气绕,杂乱无章。外来者虽然在每月交房租时与房东打照面,但并不知道房东的家世,甚至叫不出房东姓名,因为大多房东仅在墙壁上留下手机号码,仿似匿名隐者。随从女眷还在老屋门口摆卖少量青菜,但买卖也仅在外来者之间进行。

  南屏的一村两世界因互不往来而相安,南屏人以此与外来者划界,也与自己曾栖息的家园作别,并将一地残败的浮华托付给南下的天涯沦落人。


 
烟火绕深宅

 br /> 新绿

 
新客家进驻古豪宅

 
唯一的碉楼

 
容闳故居遗址

 
主人远去自成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