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在线阅览 >> 2006年第3期 >> 正文

淇澳村

吴莆田

  淇澳为偏僻的海岛渔村,因位居珠江出海口要冲,故上千年前即有渔民聚居,建于宋代的淇澳祖庙即为明证。淇澳祖庙里不仅供有开村祖,同时还供奉雷公、电母、风伯、雨师和水潮爷爷,可见风里浪里的渔民对自然力之敬畏。渔民命系海天,淇澳的神宫社庙也尤多,除祖庙外,少不了供奉海神林默娘(原为福建莆田湄洲岛渔女)的天后宫,还有观音阁,更有不便计数的社庙。

  清道光十三年(1833年),英人登上淇澳岛测绘,后与美国人一道盘踞岛上走私鸦片,并常入村抢劫,激起民愤遭村人驱逐。1836年,英美商人纠集十五、六艘武装轮船来犯,村人齐聚天后宫广场架土炮还击,居然战胜外敌。战后谈判,英美商人向淇澳村民赔3000两白银,村民有感于天后显灵助阵,便以此赔款重修天后宫,并用余款在村内铺筑了一条数百米的花岗岩白石街。经此一役,天后神威远播,陆上居民也常来膜拜。“文革”期间,天后宫遭劫。早在改革开放前夕的1977年,村民便将暗中重塑的天后金身安奉回宫,虽然形象笨拙,但令人不由敬佩村民对国家政治移变之敏感。

  村民皆以为得天后之佑而去敌,殊不知天后也假村民之勇而获别样的荣光。因发生在天后宫前的淇澳战役是国人在近代打向侵略者的第一枪,且战而胜之,由此,珠海市政府在1996年将天后宫列为文物保护单位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虽道“料事如神”,不过在崇奉“改革”的今天,神却难料世事了。数年前,有外地商人看中了淇澳的“旅游资源”(包括天后宫、炮台、白石街、淇澳祖庙和工运领袖苏兆征故居),淇澳终被“开发”了。旅游公司的开发招数之一是在天后宫附近设了栏杆,凡进村的外人,不管是出于观光还是到天后宫烧香,都得交10元钱的门票,这自然将周边那些平日里省吃俭用又最为虔诚的底层妇女挡在了天后宫门外,天后宫就这样冷清了下来。更不幸的是,那些不惜支付10元门票得以入内的观光客,却破坏了社区的文化生态和禁忌,时有大不敬神灵的恶作剧发生——紧挨天后宫的观音阁张贴“敬告”云:“近日本阁多次被人偷去佛像及菩萨像的饰物,乃至大钟下的地藏菩萨像的锡杖亦被偷去…因果报应丝毫不爽,只差来早与来迟。奉劝偷物者深思,不要拿自己的命运来作因果报应的试验品。”

  这样的一纸告示,犹如青藏高寒地上面对偷猎者冷枪的藏羚羊——羚羊那柔弱、无助与求饶的眼神,终挡不住枪声的扣响。在多少人关注濒危动物的今天,又有多少人回望身处其中的同样脆弱的文化生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