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在线阅览 >> 2006年第2期 >> 正文

邓村

吴莆田

  粤北邓村是一个单姓(邓)的自然村,也是一个单自然村的行政村。邓村三面环山,人口约千人。邓氏宗祠始建于南宋,可见邓村历史之久远。老人说,邓村历朝历代都重视耕读,科举以来,“学而优则仕”者众。清康熙年间,当地县令有感于邓村文教之发达,曾赐书(狂草)曰:“邓氏自有明以来,子孙千仁,科第蝉联,循声卓卓,仕版中天,入其乡,户有书声,野无旷土,令人如登邹鲁之堂,如游康衢之野”。以常情推想,当时的邓村,也许就出有官居七品以上的高官,不然,一个七品县令是不会注意到僻野偏村的。

  不过,在今天的邓村,看不到一座象样的算是殷实人家的传统民居遗迹,也寻不到一些略有考究的建筑构件。这有两种可能,一是旧时从邓村走出来的官员,大多清廉,无从为子孙创下基业;二是在20世纪中国的初、中期,邓村人的革命意识鲜明(解放前夕,当地县支部的共产党书记即为邓村人),破旧立新成村人风尚。

  老人赞叹,邓村的风水“几好”(很好),一路都有做官的。现任村支书介绍说,今天在外头从政的邓村人,大大小小估起来,可能有成百人。因此,新农村建设的规划及申请将邓氏宗祠列为文物保护单位也较容易与各级政府有关部门沟通并获经费支持。

  村支书提及的邓氏宗祠在获准列为文物保护单位后,得到上级拨来的一、二十万元的经费,继而在2002年着手修复宗祠,并以带有城市规划理念的色彩,在宗祠前浇灌宽敞的水泥道,宗祠两侧及背后的旧民居(已少人居住)也即将被推平(测量工作正在铺开)。宗祠内除当年县令的赐笔和一块“立本堂”的牌匾外,并无它物摆设,亦未见其它乡村祠堂内那种“麻将”声声烟气袅袅的人间气息。村支书说,这是为了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并展示了规划蓝图。问,村民早些年都已在旧村周边盖了新居,又有谁会在这规划中的新农村再起楼房?支书说,村旁有一楼盘,市里的人都来买楼以作周末休闲之用,这也带动了邓村。规划中的新农村,主要针对在外从政的邓村人,并吸引他们回来盖房度假。

  支书说,修复宗祠时,那本牌匾被拿到文化局临时保护起来,结果干裂了,后物归原处,裂痕复合,真是出奇。其实,难解的“神迹”无非显示了一条浅显的道理,那就是,政府关心乡间文化遗存,重要的是应遵循乡土脉络,与其导入“现代化”的标准加入规划,不如让这些遗存仍旧于无声处吸纳厚土清流和山风野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