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在线阅览 >> 2006年第2期 >> 正文

殷家庄

吴莆田

 殷家庄在从化境内的流溪河畔,尚较完整存在围屋建筑。凡采取围屋形制的乡村,无非出于两种考虑,一是防匪,二是省地。吻合的是,殷家庄的人均耕地面积今天只有三、四分。因地少,殷家庄不能完全以农业维生。自古以来,殷家庄流行一项手工业,就是家家编织竹谷箩,在逢四、九墟市上摆卖,以此帮补家用。

  现在的殷家庄人大多迁居新屋,年轻人也外出打工,但五六十岁的人,依然从事竹编,殷伯说,殷家庄,百分之百做谷箩。从北部的吕田镇买回竹,100斤20元,可以做3对(6个)谷箩,一对卖30元,一人一天(含夜晚)编一对,这样可以赚20元。可惜如今耕田种谷的人少了,谷箩的市场需求也低了,殷家庄这项传统手工业的生存空间也窄了。

  殷家庄分六个庄围(其实为六房),在西庄,独居于围屋的81岁的李月环婆婆,做了15年的香(供祭神用)。李婆婆捡回人家编织谷箩的边角料,在夜间剖“香骨”,白天揉香土。李婆婆说,一束香36柱,每柱3支,一天可以做6至7束,在四、九墟市上,每束可以卖一元。

  老人们从事的传统工艺已日渐利薄,但他(她)们希望自己手头有活钱,免得事事向晚辈开口讨。在儿、媳看来,干这些活既脏乱又占空间,老人们只好将作坊设在老围屋或房祠内。因此,寂寥的老围屋内倒添了些许生息。近年,不少老者还花钱维修自家围屋的雨漏,想的就是围屋还有用途。

  而在南庄,殷氏宗祠前贴有一张“光荣榜”,表彰的是一些捐资修复宗祠广场两侧围墙(高不足一米,长约30米)的善长,每笔善款10元、11元、13元不等,从数额看,捐资者显然是一批手头尚有活钱的殷家庄老者。正在池塘边浸泡竹篾的殷伯兴奋地介绍修复围墙的计划,说右围墙是去年修的,左围墙可望在最近完工,前后花费,不过千元。这些善款,主要在每年正月十二日的“老人茶话会”上募得。

  对被现代传媒塑造的年轻人来说,乡土已成离弃的对象。而在老人看来,乡土仍是生存的依靠和社会的舞台。所有的人都会老去,老成乡间的花草,也许只有到了那时,才能体会生命的谦逊和内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