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在线阅览 >> 2005年第6期 >> 正文

南 村

吴莆田

 在南村4000余人口中,90%属周姓,村人自称祖上于宋代年间自湖南迁来。南村“周氏大宗祠”的大门有一副对联,曰:“遂承恩泽先师濂溪开千秋理学/禄惠周室上祖茂叔说一篇爱莲”,此联表明南村周氏乃认北宋理学大家周敦颐(公元1017至1073年)为先祖——周敦颐,字茂叔,道州营道(今湖南道县)人,晚年在庐山莲花峰下建濂溪学堂讲学,世称濂溪先生,著有名篇《爱莲说》,其中“出污泥而不染”更成千古佳句。

  南村是个行政村,其实历史上也有个南村,今天的南村人称之为“大南村”,“大南村”涵括了今天与南村相邻的南岭和永兴两个行政村(此两个行政村村民也以周氏为主)。可见,南村曾是一个巨型的单姓村落。与“家大业大”相比照的是“族盛情寡”。80岁的周伯说,清明祭祖,一道扫墓的也就只限于五代之内的族人,并无更大范围的祭祀活动。问起开村祖的祖坟,年长如周伯者竟也不知其所在。

  今天的南村周氏大宗祠,也是空荡如洗,没有香炉也没有先祖牌。大前年起,才开始了大宗祠每年仅有的一次活动,即逢重阳节,全村60岁以上的老人聚在大宗祠,摆100多围(桌),吃一餐,分一罐花生油,花三四万元。周伯说,这不关敬神拜祖宗的事,主要是老人会给老人家的福利。周伯提及的南村老人会非同寻常,大概十年前,一位退休回村的南村长者凭其个人威望,以老人会名义向村支书免费要了一块靠马路的地,然后集资盖铺面发租。今天老人会的活动经费及南村长者享受到的这一年一度的福利,全来自铺面租金。

  举凡单姓大村,其宗族凝聚力总比单姓小村或多姓村的低,盖因其缺乏他族势力挑战或族内人多心散所致。因此,在1949年之后的历次政治运动中,单姓大村的传统遗存及宗族记忆总是遭受更全面彻底的清洗。漫步南村,村内原有的数十座周氏分祠及书舍(私墪)几乎难寻踪迹,或是房舍被拆(移建大队、生产队队部),或是匾牌字迹被涂抹凿灭。在“人和里”长满杂草的门楼上,一只破旧的高音大喇叭仍稳固架立着,令人回想革命时期的高调动员,是如何在南村的风中频频响彻。

  “人多力量大”,这是革命动员逻辑下的结论。而在民间,人群聚居的适当规模及其力量的最佳展现,却必须顺从乡土的生成脉络。



重阳长者花生油


石缸


民居屋檐木雕


南村八角庙内的盘香


“人和里”门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