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在线阅览 >> 2005年第6期 >> 正文

小龙村

吴莆田

 小龙是一个以孔姓为主并间杂谭、曾诸姓的自然村,总人口3000左右,其中孔姓约1800余人,为孔子第七十一至七十八代裔孙。南宋绍兴年间(公元1131至1163),孔子第四十八代孙孔元勳、孔元凯兄弟自南海丹灶迁居番禺小龙,衍孔子世家番禺小龙房。

  原以为在“国家”与“社会”的关系格局中“社会”总被动地受“国家”的宰制,但在今天的小龙村,不如说民间社会也在主动利用“国家”的某些合法性资源。

  小龙村内的民居布局并不严整,但具象征意义的公共建筑物并不少见——南有建于明中叶的“阙里南宗祠”(小龙房祖祠,也称“玉书堂”)、“孔尚书祠”(纪念孔子三十八世孙、唐代岭南节度使孔戣),北有夜闭旦启的杏坛牌楼,之间有围墙及明塘(明池)相连,构成明晰的村落边界。“大跃进”及“文革”期间,杏坛牌楼被拆毁,宗祠及尚书祠遭破坏。1993至1995年间,孔氏族人集资修复上述建筑,或以“美化村容”的名义重建杏坛牌楼,或以“建设老人活动中心”的方式维修宗祠及尚书祠。竣工之际,孔氏族人不忘勒石留念,但提到牌楼、宗祠曾遭破坏的那段历史,碑文之措辞谨慎而简略,仅言“因时势所需”。重修后的尚书祠里摆着《孔子研究》学刊,内墙上贴着一幅抄写的“毛主席语录”:“从孔夫子到孙中山,我们都应当给予总结,继承这份珍贵遗产”。今年的农历八月二十七日,首次由官方在曲阜公开祭祀孔子诞辰2556年,小龙村孔氏族人的政治嗅觉似乎格外敏锐,他们预先在村小学内立了一尊高大的孔子石雕像,在村口悬挂“隆重纪念圣祖诞辰二千五百五十六年”的大红横幅,当日还在宗祠内外摆了300多围酒席,招待八方宾朋。

  由于有了来自官方的合法性依据,所以,孔氏宗祠“玉书堂”的管理及活动非常有序、丰富。村里每年给“玉书堂”拨六至八千元的活动经费,用于雇人值班、水电、茶水及节日延请粤剧戏班、舞龙醒狮队开支。此外,“玉书堂”另有收入来源,如“麻将”赢家的纳金(每日约20元)、村民在堂内摆婚宴的管理费(每席10元,另100元水电费)、清明端午重阳三大节日族人聚餐的“筷子金”(每人20至50元)。

  在小龙村,“国家”与“社会”之两极也许可谓兼容,但村落内外的“大社会”却日趋紧张。据说,村内80%的治安案件与出租屋内的外来人口有关。为此,治安队请了一批年老村民做“报料人”,专监视一切可疑外人。“报料人”孔伯说:“我一路都跟住你你又唔知,你不可以随便拍的,你拍嘢我可以算你偷嘢”(拍照就算偷),嫌疑冰释后,孔伯说,八十年代我可以叫你一声“同志”,现在没“同志”叫了,我够胆随便当你是坏人,老实说,现在同外来人聊天,都会被人当傻瓜的。没办法,贪官污吏多,又两极分化,整个社会冷酷无情。

  如果权力腐败的毒素已弥漫成社会的毒气,如果人们呼吸着这样的毒气,如果人们无法将毒气正常排泄而终进入肌体血液,那么,不仅是小龙村孔氏,而且连同我们,又该拿什么纪念孔子?



墙头烟囱


趟门


重阳祭祖金猪


“玉书堂”重阳酒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