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在线阅览 >> 2005年第6期 >> 正文

从“支农调研”到新乡村建设

刘相波

【内容提要】 新乡村建设运动在全国蓬勃展开,这场运动的一支重要的参与力量——大学生志愿者走近前台。他们活跃在广大乡村,支农调研、扶贫支教、建立信息站,随着运动的推向深入,他们逐渐成为整个运动的推动力量——第一推动力。他们在农村组织培训、推动文艺队、建立各种经济协会和合作社,以其独有的奉献和牺牲精神,获得了老百姓的好评。几年来的实践,积累了非常多的工作经验,同时也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

一、支农调研——在实践中创新

  从2000年开始,在五年多的时间里,由温铁军博士指导下的“大学生支农调研”项目已经在全国范围得到了推广,大学生的各项支农调研活动开展得如火如荼,各地高校都掀起了“关注农村,塑造自我,建设新乡村”的热潮。

  高校的一批关注农村、关心农民的热血青年,根据学校和专业的特点和优势,建立了支农社团,开展了各式各样的支农活动,例如寒暑假、“五一”、“十一”下乡支农调研、支教扶贫活动,日常的三农方面知识讲座和培训。各支农社团的发展和支农活动都得到其所在学校团委和院系领导的大力支持。到2005年,全国已有120多个支农社团成立,遍布在除西藏、台湾、青海、海南之外的各个省市。国内名牌高校基本都建立了涉农社团,北京地区的社团数目最多,已达30多个,其次是重庆和上海。河南是涉农社团发展最快的地区,到2004年5月,已建涉农社团近20个。北师大农民之子、河南大学三农发展促进会等,都是非常优秀的社团。大学生们自己组织、策划、推动社团活动的开展,总起来说,社团活动主要有如下几点——

  支教活动。大学生到农村支教,对农村的孩子不仅仅进行书本上的教学,更重要的是通过安排和组织一些活动,寓教于乐,希望对他们未来生活和学习有所启发引导,给孩子们放映一些最新的、有意义的影片,和孩子们一起做游戏唱歌,这些都是我们支教活动的内容。同时,我们还发现新的观念和思想要在农村推广,比如环保意识,孩子们是很好的切入点。大学生志愿者还帮助一些乡村学校建立了图书馆、手抄板报、广播台等,让孩子们学会自己去组织、管理,开辟一种文化氛围,创造一个学习的空间。

  调研活动。每逢寒暑假、“五一”、“十一”是大学生们调研的黄金季节。他们结合当前国家“三农”问题的焦点、当地农村的状况及自身的专业和兴趣,选择课题,预备、学习相关资料,进入农村进行实地调研。之后根据调研分析结果,撰写调研报告。每次调研结束,我们都收到各地高校寄来的调研报告。我们邀请了三农问题专家对调研报告进行评奖,并对调研期间涌现出不少的优秀报告,编辑成调研报告集。许多报告结集出版,有些报告经过专家处理,被递送到有关部门,成为政策依据,促进了三农问题的改善。

  信息站建设。农民获取信息的渠道窄小,且许多地方的基层政府不重视实用信息的推广工作,有的甚至有意识地加以阻碍,以致于农民不能及时有效的获取中央的各项政策和信息。信息渠道不畅、信息匮乏是农村发展的一大难题,限制了农民在致富和精神建设方面的改进能力,农民有时为了获得一点信息,如中央政策、法律知识、教育知识或者实用技术资料,付出非常大的代价。而另一边,这些信息被大量地堆积在城市的科研所的资料库和网络中,没能惠及农村发展,造成了巨大的信息资源浪费。我们组织动员了全国大学生志愿者到农村宣传党中央的政策法规,传播农业科学技术,参与农村建设,促进农村的发展。事实上,大学生们也很愿意参与这项活动。

  同时,通过大学生支农调研活动,我们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了200多个“大学生农村信息传播站”,让当地农民精英作站点的负责人,通过他们收集传达农民需要的各类信息。现在大多数的信息站工作情况良好。下一步将建立“农村——高校”信息传播渠道,逐步引导高校团委、农村村委会、涉农组织及社会公益组织加入进来,争取建立一个良性循环的农村信息传播网络。信息站的建立,缓解了当地农村信息闭塞的问题,加快了城乡互动和沟通,引导农民向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发展,对农民,特别是农民的思想意识,也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

  我们刚开始做的时候,总是把支农调研的方向定在调研为主,到农村去的主要目的是调研。但是后来越来越感觉这样不行,一方面,每次到农村去,都会感到有些事情非做不可,而仅仅是调研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另一方面,单纯的调研还会增加农民的负担,去多了,甚至还会让农民感到厌烦——解决不了问题,还一次次的麻烦人家,人家能不烦吗?

  后来我们就做了调整,将主要方向放在了支农上面。到农村去要多为农民做事情,想办法去做事,而不是想办法去调研。从送给农民旧衣服旧文具,到支教访贫,再到建立信息站,再到建立合作互助村。尽自己所能去做事情,能做多少算多少。调研怎么办呢?这时候的调研已经成为一种经常性的融于日常活动里的一项内容,随时随地随任务调研,这样写出来的调研报告更有意义。是一种参与式的调研,而不是被动式的访谈。

  2003年以后,这场已经进行了两年的大学生支农调研活动开始迈向新的目标——迈向新乡村建设,参与到新乡村建设的洪流中来。

二、新乡村建设运动——在参与中升华

  我们越来越感到:让大学生们参与到新乡村建设中去,是既帮助农民解决农民精神贫困的最好的方式,也是拯救大学生精神贫困的好手段。重要的是这也是大学生们能够做好的。

  大学生们参与的新乡村建设主要表现在:在全国各地利用支农调研的机会寻找比较适合的优秀农村带头人和实验点;让他们参与到给农民举办的各种培训中来,有时候这种培训工作则是完全由大学生们自己承担的;进行培训后的实验点的指导和支持工作,协助建立实验推广点。事实上,同学们很有创造力,现在开辟的几个新的新乡村建设点,如招远、鱼台,都是大学生们在独立操作着。值得一提的是,农民的精神激励和协作能力培训在新乡村建设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进行了几十次大规模的农民带头人的培训,培训的人数达到上千人次。通过这些培训学员的作用,我们在河北、山东、湖北、山西、安徽等地已经建立了三十多个实验推广点,大部分实验点都取得了很大进步,有些实验点取得的进展似乎有些惊人。

  以山东微山湖畔的姜庄村的新乡村建设为例。

  姜庄是个贫穷而又多灾多难的小渔村。2003年5月的一天,村民们以敲锣鼓、吹唢呐的热烈场面迎来了大学生的到来。

  大学生在村里建立培训组。大学生在改编的《团结就是力量》的强劲的歌声中,在“改变自我,做家乡主人;团结起来,建设新乡村”的口号声中,与村民开始了交流会;从“姜庄村的现状”“建设什么样的新乡村”这些现实问题出发条理清晰地引导村民发现问题,思考问题。村民们在大学生的引导中,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我们不是缺钱,缺技术,缺人才,缺信息,缺市场等,我们缺的是团结合作的精神”。

  村子带头人马宜场写了一首诗《合作经济是路径》:“千里迢迢来翟城,寻找农民致富梦。中央政策松民绑,九亿农民齐赞颂。市场经济大潮涌,一叶扁舟惧狂风。中国虽大农业小,合作经济是路径。学教同仁献热血,乡建教育铸长城。一花独放不是春,万花盛开满园红。以人为本是基石,‘三个代表’指明灯。弱势群体得康健,殚食壶浆尉党情。”

  大学生们帮助组建了文艺演出队。大学生初次召集爱好文艺、有文艺特长的成员开会。他们是很活跃的一个群体,每个人都有展示自己的强烈愿望。二胡声起时,唢呐也开始了,大伙的兴致高涨起来了,屋里一片热气腾腾。大学生又教给大家秧歌,舞起了红领巾,欢声笑语充满了整个空间。当终于可以静止下来谈些事情的时候,大学生们说希望他们可以成立文艺队。几天后,由村支书正式宣告文艺队成立。村民们又建立了文化大院,做为大家固定的活动场所。后来,文艺队发展势头良好,他们请了镇里三个退休的妇女干部教扭秧歌,另两个退休老干部教太极拳和太极剑。同时他们又建立了老年人协会,因为村子里的养老问题一直困扰着人们。

  大学生们和村民一起评选“十佳儿媳”。大学生发现,村子里在子女孝顺方面做得不够,儿女一成家,父母面临的就是分家,有些儿媳不孝顺父母,使得老人没处可往。也许是因为这些背景吧,所以当大学生提出评选“十佳儿媳”时,得到了村民的赞同。他们说,这不仅弘扬了社会好风气,也增强了人们的社会道德和责任感。经过了村民推荐、确定名单、准备奖品的阶段,最后再由镇里来的领导颁发奖状,村支书和马宜场颁发奖品,而大学生们则上去为十佳儿媳戴红花。

  支教是各个支农队必备的课程。中央财经和济南大学的同学们将支教工作进行地有声有色。支教的形式灵活多样,场地选择也很适合,教授的知识更是丰富,涉及到了方方面面。小孩很调皮,爱打爱闹,但是,用奖品可以安定一切;小孩没有音乐天赋,歌曲一唱就跑调,但是,不断地教,反复地唱,最终,他们也可以很好地唱完整一两首歌了。他们还教小孩英语单词、唱字母歌、绕口令、读唐诗、练武术等等,开拓了小孩的视野,丰富了小孩的知识。支教组的同学与孩子们进行了一场篮球赛。

  大学生们还在深入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建立广播站、捐衣扶贫、搜集失学儿童资料,等等。

  每每大学生与村民告别之时,都是令人感动之时。村民们会将正宗的微山湖的野鸭蛋赠送给大学生,村民还会写给大学生诸如这样的发自肺腑的诗:“今日难忘五一节,敲锣打鼓把亲人接,青年学子能来到,老少爷们喜眉梢,一代新人创新路,三农问题得关注,三个代表指方向,农民弟兄齐欢唱,支农学生把调研搞,给我搭上幸福桥,要问这是哪来的福,党的政策把路铺。”

  村委会还会给每个学校的团委都发了感谢信;还将大学生给他们的住宿费、伙食费还有给文艺队的经费一并列了清单,贴在宣传栏上,附上图片,告知所有的村民。文艺队越来越带劲了,老年人协会建起来了,妇女协会、经济合作社,都渐渐地组建起来了。

三、“让农民自己说话”

  大学生们参与的新乡村建设运动虽然还处在开始阶段,但是已经得到了知识分子、农民和开明基层政府的支持。在所有的活动中,都有大学生的身影,大学生志愿者是行动主力军。在几年来的摸索中,大学生们逐渐形成了一些比较有适应农村发展思路的组织化的经验,这些经验有些已经作为新乡村建设运动的一般经验:

  第一,解决三农问题的首要问题是如何让农民组织起来。组织化是解决农村问题的先决条件,是农村经济发展、技术进步、公益发展、自我教育的必须的手段。这种组织的形式就是,各种农民自己的公益协会,如老年人协会、妇女协会;还有合作社,公益合作社和经济合作社。说到底,只有组织起来的农民才是有自信的,才是有力量的。

  第二,农村的最大贫困是精神贫困。“扶人先扶志”,要解决农民的问题,必须要提高对农村的精神支持,增加信息流入。“输血”的方式不能适应农村发展的需要;“造血”是一种对农村问题的错误解读,实质上和“输血”并无大的区别;重要的问题是要农民在精神上成长起来。精神成长起来后,其他手段进入才有可能起作用。

  第三,尊重农民的主体地位,让农民自己说话。一切NGO,一切志愿者都不过是外来的协助力量,其作用相当于“酵母粉”,他们的作用主要是对作为主体的农民进行引导和刺激,激发起内在的自信、决心和创造性、主动性。在此之上,农民无穷的智慧与创造力才会体现出来,这个力量是非常巨大的。但是,如果外来的这些个人团体最后变成了管理者和主体,最后就会影响农民积极性的发挥,最后不仅不能对农民有益,相反反而会有害。一旦这些机构这些人撤离出来后,这些地方就会恢复到原来的状态,有时甚至是比原来更坏。

  第四,解决农村的精神贫困必需要有一支非常具有奉献精神的志愿力量,靠职业化的工作机构其实是没有办法有效完成这个工作的。能够给农民这个感动的,使农民动员起来的这个力量可能来源于政府内部,也可能来源于知识阶层,也可能来源于一般的民间组织。但是现在看来,潜力巨大,真正低成本,高效率工作的就是“大学生志愿者群体”。农民们说“大学生是红军”。

  第五,现阶段,在没有可能让农民大规模的实现自我教育,实现组织化之前,在农民中间找到具有公益心的农民精英带头人至为关键。没有这个农民的带动者,让农民动员起来是不可以想象的,成本极高。这个带头人必须具有如下一些特点:具有公益心,具有动员和组织能力,具有一定的技术能力,要有一定的和外界的沟通能力和开放性。

  第六,农村的发展一定要走进行综合性发展的道路。从经济发展到政治进步,再到农民的道德公共意识的增长,再到农村教育变革,再到环境的改变,都要协调进行。这些东西的互相促进的功能非常明显。与城市的发展概念不同。在农村要想让经济发展,首要解决的反倒是文艺演出队和老年人协会,因为农村必须依靠这种方法形成凝聚力,组织起来。这样生产发展才有可能。

  第七,解决农村的问题必须是少投入资本,多投入劳动。农村劳动力大量富余,所以多投入劳动力是解决农村发展最为经济的手段,也是最有推广的可能的手段。农民经常会跑几十里的山路,就为了省出一块钱。所以,辛勤已经成为习惯的农民不会在意劳动力的投入,相反倒是非常的在意钱的节省。我们经常发现,那个机构投入几十万元的资本进行一个村发展,其实是不值得推崇的方法,因为没有推广的可能性。这几乎是农村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

  第八,必须组织村民认真学习中央精神和国家相关法律。这是农民赖以生存的巨大资源,是最重要的精神食粮,也是解决过去农村曾经存在的问题的最为有效的手段。

  第九,新乡村建设需要联合力量的推动,即为“联合特混舰队”。这个舰队现在是由一些真正具有良知的知识分子、青年大学生志愿者、有奉献精神的农民和开明的政府官员组成。现阶段,知识分子还是主体,是带动力量;但是大学生们则是最为活跃和具有行动意识的力量。

  相信新乡村建设运动是农村全面发展的开始,大学生们可以从这场运动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并有所贡献;他们也必将在这场轰轰烈烈的潮流中得到锻炼,得到发展。

四、行动中的问题

  到目前为止,这个大学生的农村改造与自我改造行动,无论是从对农村的深远有影响还是对大学生们自身的改变而言,都具有根本性的意义,但其效果与问题则同时展现。

  第一,社会认同问题。主流的说法一向认为知识、科技是改变问题的唯一渠道,所以,大家不能理解这种没有专业背景的大学生下乡的意义。学者们也经常会问,改变了青年怎么办?不学习,不考研,没有出路;大学生没有钱没有物,对农村有什么用?他们坚信知识是改变农村的唯一手段。所以,没有多少教育学者愿意站出来说话。从做事的方式上,他们反对这种大规模展开的行动方式,他们认为这样很可怕;他们反对大规模,反对轰轰烈烈。这种态度直接影响传媒,很少有传媒来系统地报道大学生参与的乡村建设。 

  第二,没有办法形成稳定的工作团队。大学生的流动性大,许多人在主流的压力下,没有办法,还是要回归主流。同时我们的社会也缺少志愿者传统。其实对大多数支农志愿者来说,离开都是一个无奈的选择,虽然自己喜欢这个志愿工作,有时甚至要把他当作事业来做,但是因为主流社会的压力太大,有生活上的、家庭的、未来预期的,所以最终没有办法还是屈从于主流,如来自北京理工大学的陈乐乐,几次要休学到农村,但是由于母亲的压力,一直都没有成行,郁郁寡欢。

  第三,后续的资金问题很大。我们为公益事业提供资金支持的渠道很少,这些资金来源还受到出资者价值判断的影响。所以,想获得资金的继续支持就很困难。这不仅仅影响到工作的深度和广度,而且影响到工作的持续发展。到现在为止,我们还难以形成稳定的工作团队,缺乏后续资金支持是一个很主要的原因。如不能为优秀的青年志愿者提供基本的生活条件,很多志愿者一到毕业,往往进退两难。

  现在,我们正在操作一个休学、毕业大学生农村服务项目,专门用来支持那些志愿到农村或者农民工中去的志愿者,给每个人提供一年到两年的生活费用。


【注释】

刘相波: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志愿工作人员,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发起人之一,现为天津科技大学教师,300222

责任编辑: 吴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