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在线阅览 >> 2005年第4期 >> 正文

莘汀村

——华南古村落系列之二十一

吴莆田

 莘汀是个因地貌而得名的小村。莘,众多;汀,水边平地。莘汀北依珠江,人口不足700,如此微型的行政村,在珠三角地区实在罕有。据说莘汀原有两三千人,由于咸丰四年(1854)番禺洪兵首领陈显良率众于此祭旗反清,败北后遭难逃难者众,莘汀人口锐减。 

    莘汀村民以屈姓为主,屈姓发源湖北秭归,祖上与屈原有关。屈氏大宗祠就座落在莘汀唯一的南北向街道德仁街的南端,三进两天井式,其特别之处是两侧建有钟鼓楼。屈氏大宗祠还是邻近的官溪、沙亭和思贤村屈姓族人的祖祠。在屈氏英豪谱中,除屈原外,还有屈大均(字翁山,思贤村人,反清复明义士,著有《广东新语》)。村里老人一再强调,“屈大均就是从这个祠堂出去的”。由于历史文化名人屈大均的缘故,屈氏大宗祠终于在2002年被广州市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与其它古村落往往将宗祠辟为老人活动中心之后的热闹场景相比,平日大门锁闭(因被列为保护对象)的屈氏大宗祠显得异常冷清。在村支书的引领下,得以登堂入室,随处可见其明显受淹的痕迹,并有“危险勿近”的警示牌。支书说,番禺曾拔给十万元作为大宗祠的文物保护费,但这笔钱太少,至今不能轻易开工修缮。问其可曾向旅港的乡亲募捐,支书说:“好难,主要是统战工作没做好”。而正在德仁街头打麻将的屈伯说,现在生活艰难,村子又小,大家出不起维修费,再说,政府答应保护,就应该由政府出钱。问能否请其它三条村的屈姓族人一起出资,屈伯说,应该的,但是现在没人能把他们搞拢。 

    其实,屈氏大宗祠也只是在新近几年才开始冷清的。民国18年(1929),其被辟为“翁山纪念学校”,1949年后改称“新成小学”、“莘汀小学”。“文革”时被征用为“忆苦思甜展览馆”达五六年之久(至今仍有大量的革命标语留在宗祠的内墙和立柱上),屈伯略有夸张地说,那时全广东省都有人来参观。“文革”后恢复为学校,学校迁出后又作为村委会办公场所。屈氏大宗祠的现状颇可深思:国家(政府)在介入乡村社会时(哪怕是出于完全良好的用心,如文物保护),的确需要与乡土社会达成充分默契,否则将事倍功半甚至适得其反。 

    在德仁街4号,一栋被废弃的小楼敞着木门,墙上挂有玻璃镶就的落满灰尘的小相框,黑白影像中,女主人公双目平视远处,身后是一片盛夏炎日下的蔗田。村人说,她叫屈意心,屈家三姐妹(另有屈意相、屈意扳)都是终身不嫁的“姑婆”。屈意心二十年前故去了,更令人无从想象屈家三姐妹该拥有多么执著的坚守,方可超脱发生于小村莘汀的所有纷扰世事。在我们以入世之情怀忧心于乡土日常之际,屈意心的一脸素气或许教人不可忽略作为底蕴和生成脉络的乡村社会,可以孕育出何等真实而持久的力量。



德仁街


莘汀


瓦当


岌岌可危的屈氏大宗祠


柱础


屈意心


斗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