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在线阅览 >> 2017年第4期 >> 正文

拾得书屋

文 / 图 李美敏

  “拾得”即偶然拾得,欣然而往之意。南昌的独立书店拾得书屋,不是一家以出售时新出版物为主的书店,而以经营二手图书为主。好书如醇醪,历久弥香,在这里可以寻获多年以前下架的图书。最早的拾得书屋位于国威路的隧道口上,在车水马龙中,书店茕茕孑立,显得与周遭环境有些格格不入,但它矗立在那里,好似为风尘仆仆的归客点亮一盏灯,让人们在这里驻足,寻找心灵与思想的一刻安宁。

  和许多书店一样,拾得书屋的生存空间在快速的信息时代被不断挤压,再加上地理位置不佳,书屋主人一直惨淡经营。后来不得已搬迁至南昌的旧书集散地文教路,靠近高校。二十年前的文教路是南昌盛极一时的二手书交易市场,二十年的光阴,令书页泛黄,而此地也繁华不再,书香缥缈:除了沿街散落的几家书店,其它门店或已变成复印店,或已成为小餐馆。

  在汹涌的经济浪潮和商业资本的冲击下,拾得书屋显得格外的微小、朴素。店门窄,只容一个人进出,室内仅三十来平方米,一排排的书整齐的码着,主要以文学、社科和艺术类书籍为主。董桥在《今朝风日好》中曾说:“书店再小还是书店,是网络时代一座风雨长亭,凝望疲敝的人文古道,难舍劫后的万卷斜阳。”在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保卫书店”的呼声四起,简朴的拾得书屋如何成长为一座长亭、一个心灵的归所呢?

  因书结缘。书屋主人杨兆和妻子相识于南昌的青苑书店,后来自立门户创立了拾得书屋,这份因书结缘的爱情是也是坚守书屋的持久动力。在这个价值观多元碰撞的社会,面对琳琅满目的电子媒介,书屋主人仍坚信人们对传统纸本书的热爱,也依旧相信人因书而丰富,书因人而熠熠生辉。抓住漂流的书籍,让它们重又出现在有缘人眼前,是拾得书屋的成长动力。尽管利润微薄,但对书的挚爱和对缘分的珍惜,让杨兆夫妇一直坚守着这一事业,苦心经营这一方天地。短短七年间,拾得书屋已经成为南昌一座独具人文气息的书店。

  纵然千般努力经营,如何在互联网的夹缝中生存下来,对书屋主人来说仍是迫切的问题。在信息时代,网络书店具有书籍齐全繁多、购书无时间和地域限制、比价透明、快递便捷等等优势,传统实体书店难以与之比肩。主营具有人文品味的二手书,与时俱进,利用微信平台不断向读者推荐质量上乘的书籍,这些都是拾得书屋求存之小道。在书屋主人看来,实体书店的长存,有赖于读书人探求未知的无尽好奇和对自己视野的突破。网购图书,要么用户先有目标,要么任由网络平台按照用户阅读习惯的大数据,来给用户排序推送,不在用户认知范围内的冷僻书,实际上很难被列入用户浏览的范围。而爱书的人,往往也是愿意突破自己认知视野和阅读习惯的人,之所以养成在书店内逡巡检阅的癖好,是因为在漫无目的翻检中享受到了意外收获的乐趣和欢喜。

  所谓书缘,大抵是拾起,放下;拾起,得之。

拾得书屋1.jpg
拾得书屋

书屋格局.jpg
书屋格局

新旧书并存.jpg
新旧书并存

展示架.jpg
展示架

书屋阁楼.jpg
书屋阁楼

站着阅读.jpg
站着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