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在线阅览 >> 2009年第12期 >> 正文

漫画日本

——日本漫画学的形成及现状

潘郁红

 日本漫画学作为一门正在形成发展中的学问,研究领域初具规模,研究视角渐趋多元化,不仅漫画的研究成果在日积月累,而且对其整理总结的工作也在稳步进行,日本漫画学研究的平台在学界和民间两方面研究人员的共同努力下处于不断夯实当中。

  近20年来由于日本的漫画作品(主要指故事漫画)对我国输出不少,在青少年中产生了较大的影响,有关介绍日本漫画历史、发展状况的文章、论文乃至著书陆续在国内出现。因此,对于日本漫画文化兴盛的现象,普通的国人早已不再陌生。{1}然而,对于漫画在日本已经发展成为一门学问,其形成的过程及现状,在国内却乏人陈述。笔者在此将简明扼要地对其进程做一番梳理,并希望这个工作既能有助于国人对日本漫画文化的广度和深度作进一步的认识,还能有助于我国图文故事研究的发展和建构。

一、日本漫画研究的标志性事件

  

  (一)日本漫画研究指南的三次重要出版

  对前人的漫画研究成果进行系统的整理是漫画研究良性发展的基础。它包括研究入门书、研究书籍指南、研究论文集等多种形式。笔者将按时间回溯的方式首先介绍日本漫画研究相关指南的三次重要出版,即《漫画学入门》{2}、《了解日本漫画的书籍指南》{3}、《漫画批评大系》{4}的基本情况,从中我们可以窥见日本漫画学成长之路有一段相对扎实的根基。

  1. 《漫画学入门》

  2009年4月《漫画学入门》在日本出版。它的出版意味着漫画学作为一个正式的研究领域,其地位在日本得到进一步的巩固。两位编著者夏目房之介和竹内长武都是日本资深的漫画研究家,其余22位共同参与章节写作的大都是长期活跃在漫画研究领域里不同年龄段的研究者。为着自己不断耕耘的研究领域有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他们携起手来共同打造漫画学研究的坚实平台。这本书由漫画的历史、漫画家、漫画学的领域、漫画学的视角、漫画学诸相、漫画评论研究史等共六个章节构成。从参考书的推荐、图书资料查阅的方法、漫画出版及设施的现状等基本情况的介绍,再到研究方法、分析手段、以及同其他领域之关联性等问题的解答,这本书的构成充分考虑到了目标读者的需求。漫画研究的初学者通过它可以初步掌握日本漫画研究的现状,按图索骥地查阅有欲深入了解的相关图书资料,为下一步发现自己的研究课题铺路搭桥。

  2. 《了解日本漫画的书籍指南》

  日本漫画研究界同仁合力打造漫画学研究平台的事情并非首次发生。2002年,《了解日本漫画的书籍指南》一书在16位新锐漫画研究者的分工合作下写成。他们挑选出日本漫画研究史上留下深刻足迹的经典著作共67部,分成漫画的历史、漫画家的肖像、漫画和媒体、阅读欣赏漫画、何谓漫画、评论和研究漫画等6个专题进行介绍,对每部代表作均作简要书评。该书评集是为2002年10月在日本横滨举行的亚洲漫画峰会出版的,每篇日文书评都附有英译。日本漫画研究界的有识之士面对日渐国际化的日本漫画研究热潮,做出了自己应有的积极回应。上世纪、尤其是90年代快速积累的日本漫画研究成果由此获得了一次很好的总结机会。该书的出版不仅较好解决了当时日本漫画研究的历史成果尚未普遍共有的问题,而且指出了将日本漫画周边情况和国外漫画相关情况做比较文化学式研究的客观视角的重要性。

  3. 《漫画批评大系》

  时光再回溯到上世纪80年代末,那也是日本漫画研究成果得到阶段性总结的一个重要时期。1989年由竹内长武、村上知彦合编的《漫画批评大系》成为早期日本漫画评论优秀论文集难得的首个范本。编者经过精心挑选把散见于不同杂志上的评论文章、研究论文集中到了一起,分门别类进行编排,每一册都附上编者的评语。后学者通过它可以方便地了解到前人的研究成果,并在此基础上继续自己的研究。该丛书的第一册是针对上世纪30年代至70年代初期创作的漫画作品的研究论文集,第二册是针对70年代后期至80年代创作的漫画作品的研究论文集,第三册是有关日本漫画的技法、流通、编辑方面的文章,第四册收集的是漫画家的言论,第五册是为纪念当年突然病逝的日本漫画大师手冢治虫而临时追加的,收录了过往有关手冢治虫漫画的优秀评论。

  (二)日本漫画学会的成立及其主要活动

  日本漫画研究大环境改善最大的标志性事件是2001年7月日本漫画学会的成立。日本维基百科事典对学会一词作如下解释:学会就是从事学术研究活动的人在一起公开发表自己的研究成果,开放性地讨论研究成果之科学合理性的场所。同时,作为组织,它还通过研究发表会、学术研讨会、论文评审,以及发行会刊、学术论文期刊等多种形式,提供研究成果公开发表的服务,促进该学科领域研究人员的相互交流。{5}

  1. 日本漫画学会的成立宗旨

  日本漫画学会第一期理事会在学会成立宗旨上表达了以下四层含义:{6}

  一是学会成立具备了良好的外部环境。在现代日本,漫画不仅仅只是一种娱乐工具,它已经成为了与语言、影像不同的,具有独立形式的一种媒体,或者说一种交流手段,获得了社会广泛的认同。特别是在急速兴起的日本漫画海外输出热的背景下,人们终于提高了对其在文化、社会方面重要性的认识。

  二是漫画研究需要继往开来。漫画的社会地位在稳步提高,但漫画研究的现状却不容乐观。漫画研究的水平和漫画相关领域所显示的重要性、趣味性颇不相称。更迫切的问题是,漫画的研究评论常常被不断更新的话题和巨大的信息量所牵引,过去的研究成果和研究课题没有生产性地积累起来,研究评论呈现出个别分散化的现象。今后需要积极推进历史资料、研究书目的整理、有关信息的收集交换,创造适宜包括海外研究人员在内的交流环境。

  三是漫画进入学术研究领域意义重大。将漫画带入学术研究领域,不应该是学术这个“权威”来认知漫画,或者是硬把漫画塞进学术框架内这样简单的行为,而是为了从根本上重新审视将二者长久分开的价值观和知识框架本身。当今人文社会科学正在全面快速地进行着解体和再编,漫画研究必将对此做出重要贡献。

  四是主张学会成员构成的多样化。在漫画的企业活动、地域振兴事业{7}等蓬勃发展的今天,同时也为了检讨生产性“产学合作”{8}方式存在的问题,漫画学会必须是一个容纳包括大学以外人士——如自由的漫画评论家、漫画收藏家、漫画爱好者、企业及自治体里的事业担当者等在内的组织,从而使得漫画在学问化过程中可能产生的作用或反作用能够得到广泛讨论,共同探索学问的新形式。

  从日本漫画学会的成立宗旨中我们可以看出,日本漫画学会是在日本漫画获得了相对稳定的社会地位的背景下,一群对漫画研究前景既充满希望又不无忧虑的人们为了漫画及漫画研究更美好的未来而成立的民间组织。学会有着自己清楚的问题意识及奋斗目标,并且对于漫画研究挑战现有学术框架的意义充满期待。学会搭建起一个漫画相关各界人员定期交流的平台,不同渠道的人聚集在一起,交流信息,互学互助,为漫画的良性发展贡献力量;同时这样的环境也有益于抑制学术腐败。

  2. 日本漫画学会的年会

  日本漫画学会每年在6、7月间举行一次全国性大会,迄今已经举办了9届。年会为期一天半。第一天安排研究报告会、学会年度工作总结会,晚上还召开联谊会;第二天举行两到三个场次的学术研讨会,每年设定一个主题。例如前三年的主题分别是“视野之外的漫画,不被谈论的漫画”(2006年)、“世界范围的日本漫画事情——美国、欧洲、东亚”(2007年)、“手冢治虫‘再考’”(2008年)等,会场外还举办相关资料的展示。

  2009年的年会于6月20日、21日在东京工艺大学举行,年会主题是“大学里研究漫画?!”,14位出自不同背景、但现在都在大学里承担着漫画相关教学与研究工作的专家教授们对当前拥有漫画系、漫画专业或漫画研究方向的日本大学现状作了三场专题报告。本次年会主题的目的一是为了回应社会上对于大学里研究漫画尚存的无知或不解;二是为了对大学里从事漫画研究的历史和现状进行回顾和总结,反省收获和问题之所在,以利于漫画研究的良性发展。笔者现在能够在此向国人介绍日本漫画学的形成状况也不失为是对该主题的一种遥相呼应。

  3.日本漫画学会的其他活动

  每年一度的年会是日本漫画学会最重大的活动。除此之外,日本漫画学会还发行会刊《漫画研究》,一年两期(自2009年起,将改为一年一期)。刊登年会上发表的研究报告、学术研讨会的具体内容以及投稿论文等。投稿论文必须通过编委的严格评审,会员具备投稿资格。截至2008年9月日本漫画学会已有会员434人,此外还有若干出版社为主的企业赞助会员。另外,日本漫画学会还下设俱乐部若干,如卡通俱乐部、少女漫画俱乐部等。俱乐部负责人每年须向学会提交申请方可获得一定资助,申请上需要明确该年度的活动计划,实施状况良好的俱乐部将继续存在。诞生于21世纪初的日本漫画学会经过9年的运行取得了不小的成绩,具备了一定的社会影响力。前文提到的《漫画学入门》的执笔者多数就是该学会的理事或会员。

二、日本漫画研究的领域

  

  日本漫画的历史悠久,由于对于漫画的定义还有争论,漫画的历史还很难确切地说应该从什么年代算起。但是,如果从日本漫画受西方漫画的影响,近代印刷技术的进步和资本主义市民社会的形成又使其获得加速度发展的时候算起,日本漫画到现在也有上百年的历史了。日本漫画研究的发展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虽然要比漫画本身的发展滞后一些,但是迄今为止也是硕果累累。日本漫画研究反过来促进日本漫画发展的局面正在形成。

  日本漫画的研究人员构成比较复杂。早期针对漫画写评论文章的有儿童教育家、儿童文学家、社会学者、漫画家等等。随后,阅读漫画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也开始执笔谈论自己关于漫画的所思所想,涌现出一批风格独特的漫画评论家。之后,大学的教育机构里开始出现专门以漫画为研究对象的学子,漫画的研究领域越拓越宽。从历史学、文学、社会学、美术学、教育学、心理学、美学、符号学、媒体学、情报学、传播学等角度研究漫画的论文陆续面世。

  日本漫画研究的课题繁多。前面介绍的几部日本漫画研究指南的框架已经说明一二。概括说来,它可以分成漫画基础性研究工作、漫画作品的保存工作、漫画历史的研究、漫画家(含漫画作品)的研究、漫画读者的研究、漫画表现形式的研究、漫画产业的研究、漫画杂志的研究等几大研究领域。接下来笔者将对每一部分的研究状况及其进展作一个简要介绍。

  (一)漫画基础性研究工作

  漫画基础性研究工作指的是漫画作品目录、漫画史年表、漫画研究文献目录的制作、漫画或漫画家事典的出版等等。工作量繁重、琐碎,价值容易被忽视,但对于漫画研究的良性发展却是至关重要的。迄今为止,由于个别漫画研究者的长期努力,这方面的工作进行得卓有成效。例如,日本漫画资料馆馆长清水勲、同志社大学社会学系传媒专业教授竹内长武长年身体力行地从事漫画史年表、漫画研究文献目录、日本漫画家或漫画研究者撰写的漫画技法书籍目录等的制作;现代漫画图书馆馆长内记稔夫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出版日本漫画家名录、日本名作漫画名录,介绍了500个日本漫画家、194本著名漫画的基本情况;少女漫画的研究者山田友子制作整理了少女漫画作品年表;漫画研究者三谷熏、秋田孝宏自90年代后半期起用了10多年的时间建成战后日本少男少女杂志数据库,秋田孝宏还开设了漫画相关著作检索网站等。{9}日本知名漫画家为数众多,但有完整个人作品文献目录的目前尚少,所以,漫画家个人作品文献目录的制作将成为下一步有待加强的工作之一。

  (二)漫画作品、漫画杂志的保存

  漫画作品、漫画杂志的保存是重中之重的工作。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日本国际儿童图书馆、日本大阪国际儿童文学馆是这方面的主要藏书机构。前面提到的现代漫画图书馆则是私人收藏漫画最多的图书馆,所藏漫画达18万册之多,由于经济原因目前经营上面临着很大困难。2006年11月开馆的京都国际漫画博物馆及图书馆可以说为漫画作品更好的保存、展示、研究带来了福音。随着漫画社会影响力的提高,图书馆保存漫画的意识在不断增强,然而因为漫画价格低廉导致纸质较差,所以保存的难度依然很大。一来纸张容易破损,二来墨迹容易模糊,好容易保存了几十年的漫画可能最终还是难逃失去的命运。于是现在有人提出数字化保存漫画杂志和漫画作品的做法,但这又面临一系列的问题,比如单是与作者交涉著作权带来的事务量就会使图书馆不堪重负。所以形势到了需要各方都拿出新理念、新思维来对待这项工作的时候了。另一方面,重新翻印绝版经典漫画的呼吁也逐见成效,商业出版社开始谨慎再版一些老漫画家的知名作品。国家对于这方面投入的多少也将决定漫画书的命运。

  (三)漫画历史的研究

  漫画历史的研究是一个传统、而且成果颇丰的研究领域,同时它也是一个经过对史料的重新挖掘和深度研究后有可能不断被修正充实的研究领域。日本漫画的概念很宽泛,而且不同的历史阶段它侧重的内涵也不同。尽管全面叙述日本漫画历史的著作不是没有,但是更多的是以某个领域的漫画历史作为主要叙述对象的作品。如日本讽刺漫画的历史、日本儿童漫画的历史、日本少女漫画的历史、日本“剧画”{10}的历史、日本情色漫画的历史等等。

  最早冠名《日本漫画史》的书是1924年由细木原青起写的,涉及的主要是日本古代传统诙谐画(日语称戏画)的历史。前面提到过的清水勲勤于著书,他写的《漫画的历史》{11}、《图说漫画的历史》{12}、《年表日本漫画史》{13}等较好地勾勒出日本漫画发展的脉络,日本讽刺漫画的历史尤其是他研究的重点。

  平凡社在日本儿童漫画历史的整理工作上颇下功夫。上世纪80年代后半期出版《别册太阳 儿童的昭和史》系列,共四册,用图文并茂的方式将昭和元年(1926年)至昭和48年(1973年)的日本儿童漫画的历史作了一番梳理;90年代又用同样的方式陆续出版了《别册太阳 少女漫画的世界》上下册,《别册太阳 少年漫画的世界》上下册,从中可以通览1945年至1989年的日本少男少女漫画的历史。其后由小学馆出版的《漫画大博物馆》{14}和《现代漫画博物馆1945-2005》{15}两部著作,分别就1924 ~ 1959年间近500部漫画单行本作品和1945 ~ 2005年间近700部漫画作品作了图文并茂、简明扼要的介绍。前者还加入了珍贵的漫画家访谈资料,后者则设专章介绍现代漫画史、少女及女性漫画史概论等。这些杂志特辑、书籍的出版说明日本出版社对本国漫画历史的整理工作具有很好的延续性。

  日本漫画史方面的名著还有《战后漫画思想史》{16},主要记述了单幅的政治讽刺漫画及无产阶级漫画的通史;《手冢治虫和巷子里的漫画》{17},通过对当年漫画家和出版人的采访,重现了二战后大阪地方漫画的发展状况;《战后漫画50年史》{18},以漫画引起的各种事件为线索回顾了二战后日本漫画所走过的历程等。此外,还有米泽嘉博的《战后少女漫画史》、《战后SF漫画史》、《战后诙谐漫画史》、{19}《战后棒球漫画史》{20}、永山薰的《情色漫画研究——作为〈快乐装置〉的漫画入门》{21}等介绍和研究某一类型漫画历史的作品。

  近年来,由于宫本大人等后起的新锐漫画研究者的努力,二战前的日本漫画史正在被重新认识。{22}例如,有漫画之神美誉的手冢治虫从无到有创造了日本战后故事漫画的神话在实证研究的面前慢慢解体。这也表明个别具体的实证研究在日本漫画史研究领域里还有待加强。

  (四)漫画家研究

  日本著名漫画家有很多,漫画家研究自然也是一个重要的研究领域。然而,相比漫画史研究,这方面著作出版的种类相对较少。其中最受研究者关注的漫画家当然是手冢治虫(1928 ~ 1989)。手冢治虫不仅创作了大量的漫画作品,而且对于漫画创作方面的论述也很多,在他的影响下成长了一大批年轻的漫画家。因为他个人对日本漫画发展做出了杰出贡献,所以研究他的生平、作品(包括主要角色)和思想的著作也很多,加起来不下百本。石上三登志的《手冢治虫的奇妙世界》{23}、夏目房之介的《手冢治虫在哪里?》{24}和《手冢治虫的冒险》{25}、竹内长武的《手冢治虫论》{26}、霜月たかなか编的《诞生!“手冢治虫”——漫画之神的养育环境》{27}、米泽嘉博的《手冢治虫漫画论》{28}等都是这方面有影响力的著作。

  对于手冢治虫之外的漫画家,有研究专著出版的尚少。例如四方田犬彦的《白土三平传》{29}、米泽嘉博的《藤子不二雄论—F和A的方程式》{30}、清水正解读漫画家拓殖义春的系列作品、中野晴行的《谜之漫画家酒井七马传——〈新宝岛〉传说的光和影》{31}等是为数不多的几部。尽管如此,在许多漫画同人志、漫画专刊、漫画批评杂志、文艺·思想杂志、美术·文化杂志上总可以看到关于漫画家的评论文章,得到研究者关注和评论的漫画家并不算少。水木茂、石森章太郎、宫崎骏、斋藤隆夫、楳图一雄、西原理惠子、高野文子、柘植义春、竹宫惠子、萩尾望都、大友克洋、鸟山明、岡崎京子等都是热门人选。文艺月刊杂志《ユリイカ》近些年来每年都会推出一期知名漫画家的研究特辑。{32}随着功成身退的漫画家越来越多,再加上漫画研究新生力量的不断涌现,相信漫画家研究会是将来极富开发潜力的研究领域之一。

  (五)漫画表现方法的研究

  在日本漫画诸多研究领域中,关于漫画表现方法的研究独具特色。上世纪90年代是该研究领域成果显著的一个重要时期。该研究领域还有一个专门的称呼是“漫画表现论”。漫画表现论重要的代表作有竹内长武的论文《手冢漫画电影式技法研究》{33}、《电影式技法·再考》{34}、夏目房之介的《手冢治虫在哪里》、四方田犬彦的《漫画原论》{35}、夏目房之介、竹熊健太郎等编著的《漫画的读法》{36}等。进入21世纪后,漫画表现论又有了新的进展,菅原博之的《漫画的技法》{37}、伊藤刚的《手冢·已经·死了》{38}、还有80后的泉信行自费出版的《翻阅漫画的冒险》{39}上下册都是引起漫画研究界广泛关注的著作。

  日本漫画研究者们很早就注意到,分析漫画作品,除了可以对漫画作品的主题、漫画家的特点和思想进行解读外,就漫画这种语言或表现形式所固有的结构进行分析也是不可或缺的工作。上世纪60年代末,白土三平面向青年创作的剧画作品掀起漫画评论的高潮时,漫画研究者石子顺造就当时评论出现的一味阐释白土漫画的主题和故事情节的倾向提出异议,撰写论文《漫画表现的规律和结构》{40},强调漫画是通过图画和文字一起来表现的,它有自己独特的表现规律和结构,并列出“视角和主题”、“线条和人物”、“分格和情节展开”、“文字和形象”、“媒体和信息”、“表现和思想”等六个框架来进行说明。

  漫画需要有别于其他门类、如绘画或文学的分析方法,这个重要观点后来得到了继承。竹内长武的视角“同一化”论{41}、从临摹漫画家笔法开始的夏目房之介的“图画·分格·文字”论、四方田犬彦对漫画中出现的共时性很强的符号进行符号学式的整理和解读,都是在对漫画自身的规律和结构进行探索。菅原博之的“视线诱导论”、伊藤刚的“角色·分格的构造·文字”论、泉信行从读者视点的角度分析归纳漫画图画的特征,提出“漫画图画多次元世界观”等都在努力深入漫画内部,剖析漫画的独特语言。漫画表现论的研究视角应该说是对探讨漫画与外部世界,即探讨漫画与社会或政治等的关系的漫画论进行的必要补充。

  (六)漫画读者的研究

  研究漫画,也需要研究漫画读者。漫画无论是作为艺术作品还是商品存在,都源于消费、接受、欣赏漫画的主体,即漫画读者的存在。漫画读者的研究往往从漫画类别入手,从媒体论和表现论这两个角度进行切入。因为当某部或某类漫画作品备受社会关注之时,人们会认为阅读该部或该类漫画作品的读者一定具有某种特性,从而将其作为研究对象。儿童是最早而且也是持久受到关注的漫画读者主要群体之一。在日本漫画的几个大发展时期,例如20世纪30年代、50年代、90年代,漫画曾经屡屡被认为是毒害儿童的“坏书”,受到学校和家长的抵制。30年代战时的日本政府曾经制定指导纲要来规范漫画的出版;50年代掀起的“取缔坏书运动”引发了以知识分子、研究者为中心,包括杂志编辑在内的关于是否应该取缔漫画的论争;90年代前后关于漫画有害的论争再度兴起。在上述过程中,不考虑儿童实际上如何阅读漫画,而只是一味从大人的观点来宣传漫画“坏影响”的简单逻辑当然值得批判;与此同时,探讨历史上对于漫画读者儿童的认识是如何建构的,也是思考漫画社会分布之变迁时一个不可或缺的工作。

  上世纪50年代后期,关西出身的年轻漫画家提倡“剧画”的创作。“剧画”在六七十年代风靡一时,获得青年读者的支持,于是青年漫画读者的特性一度引起广泛热议。例如,石子顺造、菊地浅次郎、权藤晋等《漫画主义》的同人们曾就仅在租书店流通的“剧画”的现实性与当时也被安保斗争孤立在外的年轻人生存状况之间的关系进行过评说{42}。这种探究新出现的漫画类别与读者特性关系的研究视角,近年来在对“御宅族”{43}和“腐女子”{44}等读者群与“萝莉(幼女)情结漫画或美少女漫画”和“YAOI或BL漫画”{45}的关系考察中还可以看到。

  刊登漫画作品的杂志同时也是作者、编辑和读者,以及读者之间交流的一个场所。针对这方面的杂志研究可以考察漫画这个媒介的发展是如何促成漫画读者的形成并塑造漫画读者形象的。例如,大冢英志的《夕阳时分找寻到的东西》{46}就是通过关注少女漫画杂志《蝴蝶结》附录及其少女漫画作品来考察“卡哇伊(可爱)”文化如何为少女读者所共有的过程。此外,关于漫画是如何被创作或被阅读的讨论也是思考漫画读者的又一个重要切入口。读漫画而后画漫画,漫画同人志市场的繁荣说明阅读漫画和画漫画二者之间其实距离很近。前项提到的漫画表现论,就不是从作者的角度而是从读者的角度来分析漫画的“语法规则”。漫画读者正是因为积极参与到漫画语法构建的过程中去,才成其为漫画读者的。

  (七)漫画产业的研究

  进入21世纪后,关于日本漫画产业的研究专著出现了。中野晴行的《漫画产业论》{47}和竹熊健太郎的《漫画稿费为什么那么低?——竹熊漫谈》{48}是其中的代表作。这也是日本漫画研究领域不断拓宽的表现之一。

  漫画产业可以作狭义和广义之分。狭义的单指漫画作品的出版和发行;{49}广义则涵盖网络漫画、漫画茶馆、中古漫画流通领域等,甚至还包括由漫画作品衍生出来的其他内容,如动画的改编、漫画内容的广告、漫画人物周边产品等。研究表明,日本漫画产业的状况实际上是由日本出版社决定的,因为他们培养并管理着漫画家及其漫画作品,有的出版社甚至同时做起了衍生产品的生产与销售以谋求利益的最大化。1995年以后,因特网的普及使得出版事业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旧书店和漫画茶馆的经营新模式又给日本漫画产业带来很大影响,经营环境的变化导致收益结构随之发生变化。研究发现,出版社通过杂志书籍的制作和贩卖获得利益的传统模式正在弱化,如何发掘漫画新的利益生长点,制定出新的发展战略成为漫画产业中占主导地位的日本出版社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另外,日本漫画产业研究中备受关注的话题还有漫画家的经济收入和前途问题等。

  随着我国对发展动漫产业重视程度的提高,日本漫画产业的竞争优势、运行机制、日本漫画的经营策略及日本漫画编辑出版机制等作为范本在国内得到诸多评介。{50}中野晴行的《漫画产业论》一经面世,很快就出了中译本。{51}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当然,不同的历史背景、不同的社会环境、不同的文化体制决定了中国动漫产业发展的关键还在于积极探索符合自己发展的道路。

  (八)漫画杂志的研究

  日本漫画是以杂志(或报纸)为中心发展起来的,许多漫画最初就发表在杂志上。杂志研究不仅有助于了解一部漫画作品诞生和成长的过程,而且可以了解这部漫画作品身处的周遭环境,通过考察同时期的漫画作品或其它杂志的情况从而探究其诞生的原因以及影响关系。另外,日本漫画的经营模式是以杂志为中心建构的,因此了解杂志的体系还有助于理解漫画产业的结构,杂志研究通向漫画产业论,是漫画研究领域的基石。

  以漫画为主的杂志研究始于20世纪80年代中期,此时已有普通杂志推出漫画杂志相关研究特辑,论文涉及的漫画杂志有《周刊少年跳跃》、租借漫画杂志《影》、针对女性读者的漫画杂志等。关于近代以来讽刺漫画杂志的研究在清水勲主持的日本讽刺画史学会的努力下取得很多成果。儿童漫画杂志研究方面,岩桥郁郎的《〈少年俱乐部〉和读者》{52}、清水勲的《〈漫画少年〉和赤本漫画——战后漫画的诞生》{53}、本间正夫的《少年漫画大战争——〈少年画报〉总编辑金子一雄建立的王国》{54}等是代表之作。另外,在日本漫画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青年漫画杂志《COM》(1967 ~ 1973,虫プロ商事)、《月刊漫画ガロ》(1964 ~ 2002,青林堂)也是漫画研究者垂青的研究对象。

  与此同时,令人庆幸的是,还有许多著名漫画杂志的总编辑或资深编辑退休以后纷纷执笔撰写回忆录,使后人得以和他们一起见证漫画杂志的风雨历程。青林堂出版社的著名原总编辑长井胜一的《〈ガロ〉总编辑》{55}、《周刊少年跳跃》的原总编辑西村繁男的《再见,我之青春的〈少年跳跃〉》{56}、《周刊少年杂志》的原总编辑内田胜的《〈奇〉的构想——都是〈少年杂志〉教给我的》{57}、《青年漫画》的原资深编辑岗崎英生的《剧画狂时代——〈青年漫画〉的神话》{58}、《周刊少年杂志》的原总编辑宫原照夫的《实录!少年杂志——名作漫画编辑奋斗记》{59}都栩栩如生地再现了当年漫画杂志创刊、成长的苦与乐,为漫画研究留下了弥足珍贵的史料。

  除了漫画杂志外,大量漫画资讯杂志、漫画批评研究杂志的存在也令人瞩目。漫画批评研究杂志大多具有同人性质。根据竹内长武的整理,至少有20种以上的漫画批评研究杂志,虽然办刊时间或长或短,但是作为日本漫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为漫画的繁荣发展发挥了独特的作用。{60}《漫画主义》、《漫画新批评大系》、《租书文化》、《租书漫画史研究》、《讽刺画研究》、《ビランジ》、《漫画研究》等是其中的佼佼者。漫画批评研究杂志有其自身的历史和价值,如何对以往的漫画研究做出客观公正的评价也是摆在漫画研究者面前的一个课题。

三、日本漫画研究的若干视角

 

  以上介绍了日本漫画研究的几个主要研究领域,接下来介绍一下日本漫画研究通常还有哪些研究视角。毋庸置疑,日本漫画的繁荣发展使得日本漫画的表现力大大增强,反映和说明世界的能力大大提高,因此漫画作品得以上升为一种学术资源,成为不容忽视的研究对象,进入了各专业领域研究者的视野,而后起的漫画研究也正迫切需要汲取其他多学科领域的学术养分。如下文所述,漫画与教育、漫画与美术、漫画与文学、漫画与社会等的关系问题得到了来自不同专业领域研究者的探讨。由于篇幅关系,这里仅对其状况做一个简要勾勒。

  (一)漫画与教育的关系研究

  漫画与教育的关系是“剪不断理还乱”,历史上甚至出现过几次水火不容的时候。长期以来,一些粗制滥造、充斥低级趣味以及暴力或色情的漫画书是儿童教育家、儿童文学家、家长代表们围追堵截、迎头痛击的对象,这些行为难免会殃及无辜,以至漫画在人们心目中的整体形象始终不佳。然而另一方面,儿童喜欢阅读漫画也是不争的事实。漫画批判者和拥护者之间的论战经久不息,漫画与教育的关系问题可谓常说常新。

  从教育的观点出发取缔不良漫画是通常的作法。社会舆论促使二战前后不同时期的日本政府都出台了相关政策来规范漫画的创作和出版,漫画行业不得已也陆续采取自律的措施。让孩子读什么样的漫画,这个问题通过出版优秀漫画作品指南、在学生杂志上刊登无害漫画、推出自然和历史等方面的学习漫画等方式谋求解决。随着阅读漫画成长起来的一代人社会话语权的提高以及日本漫画国际影响力的提升,近十年来教育机构对于漫画的态度大为改观。1998年修订的中学教育大纲“美术”一节中明确表示学生可以通过漫画来表情达意;国语教科书中出现漫画语法的解说;学校和社区的图书馆里漫画上架变得理所当然;漫画方面的人才培养和内容开发获得了行政层面上的推动;更为显著的变化是多所大学接连开设漫画专业,漫画的创作和研究得到了制度上的保证;2001年日本漫画学会成立,目前会员超过400人……罗列诸如此类的变化并非为了说明漫画身份的今非昔比,大学为什么突然亲近漫画,在教育和研究领域会产生哪些新的课题和可能性等等,事实证明在新的时代环境下应该如何把握漫画和教育的关系仍旧是需要人们继续思考的一个重要问题。

  (二)漫画与美术的关系研究

  漫画与美术的关系,漫画展和美术馆的关系也是一直在探讨之中的话题之一。自从1990年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首次举办手冢治虫的展览之后,漫画展开始频频在美术馆现身。近20年来,日本美术馆举办过的漫画展已经数不胜数,漫画展的主题也变得花样繁多。但是,美术和漫画的关系,美术馆和漫画展的关系,从一开始就并非融洽。既有人主张美术馆的空间不可能展示出漫画作为通俗文化的独特魅力,又有人主张高雅艺术的殿堂岂能容低俗漫画在此寄寓,总之,反对漫画进入美术馆之声始终存在。而另一方面,有些漫画研究者为政治性地提高漫画的地位从古代绘画史上寻找漫画的始祖;漫画中的美术现象亦已成为一些学者研究的课题;1998年日本美术史学会更把漫画作为年会的主题;受漫画、动画影响的日本现代美术作品在世界艺坛上也备受关注。{61}现实生活中漫画和美术的关系正在主动或被动地日益靠近。

  按近代西方艺术观点建立的旧式美术馆适合不适合举办漫画展?作为文字和绘画两种表现形式相结合的漫画,在美术馆的空间里如何能够得到较好的展示?伴随着对这些问题的探索,越来越多的漫画展走进美术馆,二者的关系在实践中得到不断的探索。2009年7月,《当漫画和美术馆相遇之时》{62}一书在三位青年学者、学艺员{63}的合作努力下应运而生,该书为深入探讨漫画展的性质及美术馆的功能起到了投石问路的作用,堪称开山之举。

  (三)漫画与文学的关系研究

  1998年《木野评论 临时增刊:文学为什么输给了漫画?!》{64}打出了颇具挑衅意味的标题,书中有评论家断言战后漫画的发展超过了文学,漫画已经成为一种可以表现独特世界的媒体。的确,在当今日本,占据文学中心地位的是小说,然而小说却被一些评论家认为无法像漫画一样迅速反映社会的急剧变化。当然,漫画和文学并非可以截然分开,就像日语中“漫画”一词还难以统一表记{65}和下定义一样,给文学下定义实际上也同样困难。主张应该把儿童漫画列入儿童文学范畴者有之,主张文学性十足的少女漫画也应跻身文学领域者有之,也许漫画与文学之间就并非泾渭分明、井水不犯河水的关系。

  2001年出版发行的全13卷,共121分册的《周刊朝日百科 世界的文学》{66}第110分册的主题是“漫画与文学”。一群锐气的漫画评论家、研究者在评论漫画的过程中将文学纳入视野。在漫画研究已经自成一体的现在,这样的跨界研究成果颇值得关注。不过,纵观其收录的论文,还主要停留在终于开始平等地探讨漫画和文学关系的阶段。《陀思妥耶夫斯基和手冢治虫》、《〈西游记〉和诸星大二郎》、《私小说和拓殖义春》这样的比较式论文可称是先驱之作。有些论文中提出的诸如“受文学、戏曲影响的少女漫画转而对文学、戏曲施加影响”和“原作与漫画关系”等问题意识则具备了一定的前瞻性。

  漫画与文学的关系有待研究者从更多的角度进行更深入的探讨,这也有赖于日本漫画界出现更多具有新鲜感觉和娱乐才华的漫画家创作出更多精彩纷呈的漫画作品。只有漫画与文学的可比性进一步增强,漫画与文学的关系研究才会更加深入。

  (四)漫画与社会的关系研究

  漫画与社会关系中,笔者将介绍漫画与战争、漫画与歧视、少女漫画与女性主义、漫画论争史等几个常见且研究水平达到一定高度的研究课题。漫画与战争方面,就有夏目房之介的《漫画与“战争”》{67}、秋山正美编著的《虚幻的战争漫画的世界》{68}、梶井纯的《拿起讨伐的枪和笔——战时漫画史笔记》{69}、樱本富雄的《战争与漫画》{70}等作品问世。夏目的书主要考察的是二战后漫画家,如手冢治虫、水木茂、宫崎骏等人是如何在漫画中描绘战争的;后三本书主要介绍的是二战期间日本漫画的创作出版情况,梶井和樱本的著作还明确了日本漫画在全民战争中难以逃脱的社会和政治责任。

  漫画中存在的歧视问题也是引起社会关注同时又得到研究者深入探讨的问题。歧视问题的典型例子有:昔日某些漫画中塑造的黑皮肤、大眼睛、厚嘴唇、腰间围着草裙、戴着人骨做的鼻环或耳环、手里拿着枪或石斧的黑人形象被认为是人种歧视,再版过程中一度遭到质疑和批判;一部主人公为部落民的漫画《血染的剑法》{71}因有歧视部落民之嫌而被禁40年等等。如何认识漫画中出现的歧视问题,需要研究者有跨界的学识和政治的觉悟,不是在漫画中找出歧视场面,然后对漫画家横加指责就算大功告成的简单问题。吴智英的《给漫画狂上药》{72}和吉村和真等的《和歧视对峙的漫画》{73}在这方面做了有益的探索。

  日本的少女漫画是世界上少见的主要由女性漫画家创作的、并且主要针对女性读者提供的女性漫画。它的市场规模之大、表现领域之广在世界上也是绝无仅有。现代日本少女漫画的影响遍及欧美和东南亚的许多国家。藤本由香里的著作《我的容身之所在哪里?》{74}指出:日本少女漫画领域自上世纪60年代末确立以后,少女漫画的作用与其说是反映不如说是引领各个时代女性价值观的变化,而几十年来日本的社会变化都是追随着女性价值观的变化而变化的,因此追溯少女漫画中所呈现的女性对于恋爱、性、家庭、工作、自我等的认识的变化过程也就是在追溯日本社会变迁的历史。她同时认为,虽说从性别的角度研究作为带有性别意识的媒体的少女漫画是水到渠成的正道,但是少女漫画和通常被认为是一般性漫画的男性漫画(“少年漫画”或“青年漫画”)一样具备有丰富的内容可以供研究者从多角度进行研究,所以包括少女漫画在内的漫画研究期待着立体化性别研究视角在今后的出现。

  历史上日本漫画引起各个层面的社会人士参与的论战有很多,这也是其朝着繁荣健康的大方向不断发展的不可小觑的原因之一。《战后“日本漫画”论争史》{75}的作者小山昌宏对此文化财产进行了全面的梳理和详细的介绍,使人们对于漫画本质的认识多了一个重要的参照系。根据他的总结,漫画论争大致分为五类,一是针对攻击漫画及漫画文化低俗的论争;二是漫画对儿童是否有害的论争;三是对漫画及漫画文化人权观、文化观、历史观上的差异所引起的论争;四是对成熟的漫画文化(漫画市场)的不同评价;五是因漫画著作侵权案件引起的论争。卷入论争的既有行政机关、大众传媒、教育机构、工会、家长—教师联谊会、非营利组织等机构团体,也有文化名人、一般市民这样的普通大众,历史上发生的每一次漫画论争都在推动着日本漫画文化逐步走向成熟。

  综上所述,日本漫画有悠久的历史,有深厚的积淀,今后的发展势头依然强劲,面向新时代又出现了新的载体和新的表现方式,日本漫画学作为一门正在形成发展中的学问,研究领域初具规模,研究视角渐趋多元化,不仅漫画的研究成果在日积月累,而且对其整理总结的工作也在稳步进行,日本漫画学研究的平台在学界和民间两方面研究人员的共同努力下处于不断夯实当中。漫画研究中存在的薄弱之处、空白点(如漫画色彩的研究)、或者涌现的新课题(如同人漫画、网络漫画的研究)都期待着有识之士承前启后地完善、填补、开拓,这也意味着日本漫画研究将始终充满朝气,焕发勃勃生机。

四、日本漫画研究的国际视野

  

  对于国际漫画及国际漫画研究发展状况的长期关照也是日本漫画研究可圈可点之处。这种关照对于日本漫画发展及漫画研究走向成熟提供了很好的养分,是一个非常有效的补充。尽管有日本研究者指出日本当前的漫画市场相对闭塞,出版界在引进国外漫画方面态度比较消极,不利于日本漫画的取长补短,但是,纵观日本漫画研究的历史,对国外漫画研究成果的翻译及国外漫画发展状况的介绍工作宛如涓涓细流,不断汇进本国漫画研究的长河当中。之所以能够这样,当然也得益于日本漫画发展虽历经风雨但几乎从未间断的外部环境的支持。

  国外漫画研究成果的译作中,1974年出版的《剧画的历史》{76}、1979年出版的《从洞窟绘画到连载漫画》{77}、1998年出版的《漫画学——漫画为了漫画的漫画理论》{78}都堪称漫画研究的经典著作。1982年毕克官撰写的开辟中国漫画史研究先河的著作《中国漫画史话》一经问世,很快引起了日本出版社筑摩书店的关注,于1984年推出了同名日译本。除了翻译国外漫画研究的优秀成果之外,日本的漫画研究者中积极著书介绍国外漫画发展状况的也不乏其人。小野耕世被誉为日本翻译和介绍国外漫画的第一人,常常走访世界各地,而且笔耕不辍,先后出版专著《现在的亚洲很有趣:漫画·电影·动画》{79}、《亚洲的漫画》{80}、《美国漫画大全》{81}等,开阔了本国人的眼界。

  现代日本漫画产生、发展的重要阶段,可以说都受到了外国漫画,特别是欧美国家漫画的很大影响,而当日本漫画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之后,又开始将它的光芒向外辐射,受其影响的国家遍及亚洲、欧洲和美洲等。包括中国、美国、英国、法国、德国在内的一些国家里,喜欢日本漫画的年轻人为数不少。面对这样的国际新形势,不仅日本的出版社为寻求商机,开始尝试在国外创办漫画刊物,而且日本政府及民间机构,尤其是日本独立行政法人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会在世界主要的一些国家举办了日本漫画巡回展,宣传日本的漫画文化,还通过主办亚洲乃至世界漫画展,为世界漫画文化的交流和发展做出了一定贡献。堀渊清治的《萌之美国》{82}记述了小学馆在美国成功创办漫画刊物的艰难探索的过程;如前文所述,国际交流的历史使命加快了日本漫画研究界对以往研究成果整理评介的步伐;国外日本漫画展、国际漫画展的举办实际上为世界的漫画研究者提供了很多可资评论的素材,促进了人们对于漫画媒体的深入思考。诸如此类的实践经验进一步扩大了日本漫画研究国际视野的广度与深度。

  2009年5月9日,对宫崎骏、大友克洋、鸟山明等日本著名漫画家有过深远影响的法国漫画大师墨比乌斯(Moebius)到访日本,在明治大学国际日本系组织的学术研讨会“墨比乌斯——画线连接欧洲和日本”上,和日本漫画家以及漫画研究者进行了深度交流,把感动带给了在场的每一个听众。《ユリイカ》出专辑介绍了此次研讨会的详情并约请多位专家撰文评说法国漫画、墨比乌斯漫画以及墨比乌斯漫画对于日本漫画家的影响。{83}全球化进程使得国际间的漫画交流不仅仅只是停留在漫画作品或漫画研究著作的译介上。漫画交流的形式变得更加丰富、更加直接,不同文化圈的人通过漫画聚到了一起,面对面的交流碰撞出更多的火花,也缔结了更深厚的友谊。

  随着日本漫画国际影响的加大,一批外国学者也参与到了日本漫画研究的行列当中来。日本漫画研究的国际视野还表现在外国学者撰写的日本漫画研究专著、论文又被翻译成日文出版。当然,也有一些外国学者能够直接用日文写作评说日本的漫画文化。例如,现任日本精华大学漫画系女教授,同时历任日本漫画学会理事,长期活跃在日本漫画研究界的德国人Jagueline Berndt是其中的杰出代表。1994年花传社出版了其著作的日译本《漫画之国日本——日本大众文化·视觉文化的可能性》{84},2002年醍醐书房出版了其主编的《漫美研——接近漫画美学次元》{85}一书。此外,她还经常主持漫画研讨会,在杂志上发表关于漫画研究的真知灼见。外国研究者的日本漫画论提供了很多清新独到的视角和论点,它们就像另一面镜子,照出日本漫画的别样风采,在日本获得了同样的尊重和重视。

  总而言之,日本漫画研究的国际视野其表现是多方位、多层次的,国际间漫画交流的参与方式是多样化的。日本漫画研究因为有了如此立体化的国际视野,打造日本漫画学的各种声音才不会流于自说自话的境地。

  日本漫画无论是历史规模还是风格种类从世界范围来看都是独树一帜的,日本漫画学的形成有其客观基础和历史必然性。如前所述,日本漫画学的形成并非一朝一夕之事,经过漫长岁月的磨砺和几代研究者前赴后继的努力,才有了今天这样的成绩。笔者认为,了解日本漫画学的形成过程对于开展包括图画故事书、连环漫画、故事漫画、连环画等在内的我国图文故事研究具有启示意义,相信以上对于日本漫画学形成及现状的介绍会对其开展起到积极的借鉴作用。


【注释】

{1}例如,孙树林的《日本漫画文化浅论》对日本漫画文化的概况作了介绍,特别是对日本漫画的分类、日本漫画的创作特点、日本漫画的社会影响力着墨较多,见孙树林:《日本漫画文化浅论》,载《日本学刊》1996年第5期;漫友文化(编著)的《动漫大百科 海外漫画卷1》是了解日本漫画的百科全书式的著作,书中对日本著名漫画家及其代表作品、日本漫画相关资讯都有较为详细的介绍,见漫友文化(编著):《动漫大百科 海外漫画卷1》,哈尔滨:黑龙江美术出版社2006年版;杨伟的《少女漫画·女作家·日本人》对日本少女漫画的历史、日本少女漫画与日本文学的关系等作了较为深入的介绍和分析,见杨伟:《少女漫画·女作家·日本人》,银川:宁夏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 {2}夏目房之介、竹内オサム編著『マンガ学入門』ミネルヴァ書房、2009年。 {3}細萱敦編『日本マンガを知るためのブックガイド』アジアMANGAサミット実行委員会事務局、2002年。 {4}竹内オサム、村上知彦編『マンガ批評大系』共五册、平凡社、1989年。 {5}参照日本维基百科事典网站:http://ja.wikipedia.org/wiki/%E5%AD%A6%E4%BC%9A。 {6}参见日本漫画学会网站:http://www.kyoto-seika.ac.jp/hyogen/manga-gakkai/gaiyou/syuisyo.html。 {7}这里指日本许多地方为了振兴本地区的经济和文化产业,挖掘所在地方的动漫资源,举行诸如开办本地出身漫画家的漫画馆、举办动漫节或动漫展、开发动漫人物衍生产品、建设动漫里的虚拟环境来吸引游客等一系列活动。 {8}广义的“产学合作”指的是高等院校与企业在人才培养、科学研究、技术开发、生产经营以及人员交流、资源共享、信息互通等方面所结成的互利互惠、互补互促的联合与协作关系(引自王章豹、祝义才:《产学合作:模式、走势、问题与对策》,载《科技进步与对策》2000年第9期)。日本的艺术院校为了提高学生的实际创作能力,与企业携手也广泛开展了产学合作项目。让学生参与到企业的艺术设计、艺术产品生产的过程中去以积累实践经验是产学合作项目中一项重要内容。 {9}战后日本少男少女杂志数据库网址:http://manga-db.fms.co.jp/bgmag/;秋田孝宏的漫画相关著作检索网址:http://ww1.yes.ne.jp/akitanet/shosekikensaku.htm。 {10}“剧画”是指上世纪50年代末日本一批从画租借漫画起家的年轻漫画家标榜的新型漫画,通过写实的画面、有视觉冲击力的线条、面向青年读者的严肃故事,来区别于当时盛行的以手冢治虫漫画作品为代表的,画面倾向省略夸张、故事情节离不开诙谐搞笑的儿童漫画。“剧画”创作繁荣于六七十年代,后来由于漫画和“剧画”的上述差别逐渐缩小乃至消失,“剧画”的称呼才淡出历史舞台。 {11}清水勲『漫画の歴史』岩波書店、1991年。 {12}清水勲『図説 漫画の歴史』河出書房新社、1999年。 {13}清水勲『年表日本漫画史』臨川書店、2007年。 {14}松本零士、日高敏編著『漫画大博物館』小学館、2004年。该书是在1980年ブロンズ社出版的『漫画歴史大博物館』的基础上重新修订的。 {15}竹内オサムほか編『現代漫画博物館1945―2005』小学館漫画賞事務局編、2006年。 {16}片寄みつぐ『戦後漫画思想史』未来社、1980年。 {17}中野晴行『手塚治虫と路地裏のマンガたち』筑摩書房、1993年。 {18}竹内オサム『戦後マンガ50年史』筑摩書房、1995年。 {19}米泽嘉博(1953 ~ 2006)是日本著名漫画评论家,1980年至2006年长期担任当前世界最大规模的日本漫画同人志即售会的筹备会代表一职。2006年10月辞世后,其生前著作陆续再版。上世纪80年代初写作的这三部漫画史(『戦後少女マンガ史』新評社、1980年;『戦後SFマンガ史』同前;『戦後ギャグマンガ史』新評社、1981年)在绝版多年后,由筑摩书房收入筑摩文库,以文库本的方式分别于2007、08、09年重新出版。上文提到的《别册太阳 少女漫画的世界》上下册、《别册太阳 少年漫画的世界》上下册,内容构成均出自其手。 {20}米沢嘉博『戦後野球マンガ史』平凡社、2002年。 {21}永山薫『エロマンガ·スタディーズ―「快楽装置」としての漫画入門』イーストプレス、2006年。 {22}宫本大人(1970 ~ ),现任日本北九州市立大学文学系副教授。他撰写的《漫画和交通工具——〈新宝岛〉和〈新宝岛〉之前》和《一只狗的半生——〈黑流浪狗〉和“战争”》等一系列研究论文对二战以前日本故事漫画达到的高度做了令人信服的论说,为推翻几成定论的“日本故事漫画史自手冢治虫开始”的错误观点起到了关键的作用。见「マンガと乗り物 ~ 「新宝島」とそれ以前 ~」『誕生!「手塚治虫」―マンガの神様を育てたバックグランド』朝日ソノラマ、1998年;「ある犬の半生―『のらくろ』と<戦争>―」『マンガ研究2』日本マンガ学会誌、2002年、第50 ~ 71页。 {23}石上三登志『手塚治虫の奇妙な世界』奇想天外社、1977年。 {24}夏目房之介『手塚治虫はどこにいる』筑摩書房、1992年。 {25}夏目房之介『手塚治虫の冒険』筑摩書房、1995年。 {26}竹内オサム『手塚治虫論』平凡社、1992年。 {27}霜月たかなか他『誕生!「手塚治虫」―マンガの神様を育てたバックグランド』朝日ソノラマ、1998年。 {28}米沢嘉博『手塚治虫マンガ論』河出書房新社、2007年。 {29}四方田犬彦『白土三平伝』作品社、2004年。 {30}米沢嘉博『藤子不二雄論―FとAの方程式』河出書房新社、2002年。 {31}中野晴行『謎のマンガ家·酒井七馬伝―「新宝島」伝説の光と影』筑摩書房、2007年。 {32}除此之外,『ユリイカ』近年来每年还专门推出一期特辑,组织漫画家、漫画评论家、漫画学者的中坚力量以及新锐介绍漫画的发展和研究现状。『ユリイカ』在推进日本漫画研究的发展上可谓功不可没。 {33}竹内オサム「手塚マンガにおける映画的手法の研究」『漫画新批評大系』通巻14号、同人サークル·批評集団「迷宮」編集·発行、1980年12月。 {34}竹内オサム「映画的手法·再考」『手塚治虫論』平凡社、1992年。 {35}四方田犬彦『漫画言論』筑摩書房、1994年。 {36}夏目房之介·竹熊健太郎他『マンガの読み方』宝島社、1995年。 {37}菅野博之『漫画のスキマ』美術出版社、2004年。 {38}伊藤剛『テヅカ·イズ·デッド』NTT出版、2005年。 {39}泉信行『漫画をめくる冒険―読み方から見え方まで―』上巻·視点(1) 下巻·The book (2)私家版、2008年、2009年。 {40}石子順造『現代マンガの思想』太平出版社、1970年。 {41}竹内认为手冢在成名作《新宝岛》中运用的电影式“同一化技法”,即读者的视角和漫画出场人物的视角重叠的画法是战后日本漫画的原点。 {42}権藤晋他『劇画の思想』太平出版社、1973年。 {43}“御宅族”指沉迷于社会大众一般难以理解的动漫画、电子游戏等亚文化当中并且难以沟通交流的人。 {44}“腐女子”指喜好描写男同性恋关系的动漫或小说等的女性。 {45}“YAOI”指直接进行性爱描写的,无情节、无高潮、无结局的漫画作品;“BL”漫画指男同性恋题材的漫画。 {46}大塚英志『たそがれどきに見つけたもの』太田出版、1991年。 {47}中野晴行『マンガ産業論』筑摩書房、2004年。 {48}竹熊健太郎『マンガ原稿料はなぜ安いのか?―竹熊漫談』イーストプレス、2004年。 {49}漫画作品的出版除漫画杂志和漫画单行本的出版外,还包括刊登在非漫画专门杂志上的漫画作品以及正在不断增长的漫画同人志市场。 {50}如:尹良富:《日本漫画产业的竞争优势与作品开发的特征——兼谈讲谈社在作品“AKIRA”上采取的国际化战略》,载《新闻大学》2001年夏季刊;张守荣:《日本漫画的经营策略及影响》,载《对外交流》2006年第5期;张守荣:《日本漫画编辑出版机制解析》,载《编辑之友》2006年第5期等。 {51}中译本书名为《动漫创意产业论》,甄西译,北京: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07年版。 {52}岩橋郁郎『少年倶楽部と読者たち』刀水書房、1988年。 {53}清水勲『「漫画少年」と赤本マンガ―戦後マンガの誕生』ZΩION社、1989年。 {54}本間正夫『少年マンガ大戦争―「少年画報」編集長·金子一雄の築いた王国』蒼馬社、2000年。 {55}長井勝一『「ガロ」編集長』筑摩書房、1982年。 {56}西村繁男『さらば わが青春の「少年ジャンプ」』飛鳥新社、1994年。 {57}内田勝『「奇」の発想―みんな「少年マガジン」が教えてくれた』三五館、1998年。 {58}岡崎英生『劇画狂時代―「ヤングコミック」の神話』飛鳥新社、2002年。 {59}宮原照夫『実録!少年マガジン―名作漫画編集奮闘記』講談社、2005年。 {60}参见竹内长武「マンガの批評研究誌 もくじ一覧」、『マンガ研究ハンドブック』私家版、2008年、第198 ~ 229页。 {61}《日本零年》展(日本水户艺术馆现代美术中心,1999—2000年)、2001年的奈良美智展(横滨美术馆)、村上隆展(东京都现代美术馆)充分显示日本动漫在这些现代艺术家身上留下了深刻烙印。 {62}表智之他『マンガとミュージアムが出会うとき』臨川書店、2009年。 {63}所谓“学艺员”,指依据日本博物馆法所规定在包含美术馆、文学馆、民俗馆、科学馆、动物园、植物园等在内的博物馆设置的专职人员及具有该职务的国家资格者。日本学艺员的职责宽泛,负责资料的收集整理、调查研究、展示、教育普及、保存管理等,取得该资格需要通过日本博物馆法所制定的资格鉴定考试。 {64}『文学はなぜマンガに負けたか?』(木野評論―臨時増刊)京都精華大学情報館、1998年。 {65}日语中“漫画”一词可以用汉字书写的“漫画”、平假名书写的“まんが”、片假名书写的“マンガ”、英文字母书写的“MANGA”来表记。表记方法不同含义或各有侧重,因此难以统一。 {66}夏目房之介責任編集『週刊朝日百科 世界の文学110〔名作への招待 テーマ編〕マンガと文学』朝日新聞社、2001年。 {67}夏目房之介『マンガと「戦争」』講談社、1997年。 {68}秋山正美編著『まぼろしの戦争漫画の世界』夏目書房、1998年。 {69}梶井純『執れ、膺懲の銃とペン―戦時下マンガ史ノート』ワイズ出版、1999年。 {70}櫻本富雄『戦争とマンガ』創土社、2000年。 {71}平田弘史『血だるま剣法』日の丸文庫、1962年。 {72}呉智英『マンガ狂につける薬』メディアファクトリー、1998年。 {73}吉村和真他『差別と向き合うマンガたち』臨川書店、2007年。 {74}藤本由香里『私の居場所はどこにあるの?』学陽書房、1999年。 {75}小山昌宏『戦後「日本マンガ」論争史』現代書館、2007年。 {76}这里的“剧画”特指法国故事漫画。ジェラール·ブランシャール著、窪田般彌訳『劇画の歴史』河出書房新社、1974年。译自Blanchard Gérard, La Bande dessinée, histoire des images de la préhistoire à nos jours, éd. Marabout 1969。 {77}ホグベン著、寿岳文章ほか訳『洞窟絵画から連載漫画へ』岩波書店、1979 年。译自Lancelot Thomas Hogben, From cave painting to comic strip, M. Parrish; Presumed First Edition edition, 1949。 {78}スコット·マクラウド著·画、海法紀光訳『マンガ学―マンガによるマンガのためのマンガ理論』美術出版社、1998年。译自McCloud Scott, Understanding comics: the invisible art, Harper Paperbacks, 1994。 {79}小野耕世『いまアジアが面白い―マンガ·映画·アニメーション』晶文社、1983年。 {80}小野耕世『アジアのマンガ』大修館書店、1993年。 {81}小野耕世『アメリカン·コミックス大全』晶文社、2005年。 {82}堀淵清治『萌えるアメリカ 米国人はいかにしてMANGAを読むようになったか』日経BP社、2006年。 {83}参阅『ユリイカ』2009年7月号。 {84}ジャクリーヌ·ベルント著、佐藤和夫 / 水野邦彦訳『マンガの国ニッポン―日本の大衆文化·視覚文化の可能性―』花伝社、1994年。 {85}ジャクリーヌ·ベルント編『マン美研-マンガの美 / 学的な次元への接近』醍醐書房、2002年。

责任编辑: 刘 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