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在线阅览 >> 2009年第10期 >> 正文

水口—南亩古道

孟昭锋

  南雄位于粤北的群山之中,浈江穿境而过,形成一狭长盆地,曰“南雄盆地”。这里既有纵贯南北的古代交通主干如著名的梅关道,也有勾连东西的支径如乌迳道。与此相较,水口—南亩古道却几为今人遗忘。 

  水口—南亩古道在今南雄市水口、南亩两镇境内,其东与新龙、界址相接,远而可达江西信丰;其西与湖口相连,进而可至梅关道;从南亩南下,经中岭、长洞,可至江西全南县陂头;宝江水、南亩水穿越其境,北汇浈江。四通八达的水陆交通网和优良的自然条件,使该地成为早期人类的聚居地之一,留下了众多古人类活动遗迹:水口镇下楼村、弱过村、南亩镇官田村,都曾出土过新石器时代的石斧、石锛等文物;水口镇西北200米的黄竹潭遗址,已被专家断定为汉代居住建筑遗址及唐宋居住生活遗址。先天的地理位置加之后来的不断发展,使其“门户”地位日渐凸显。据嘉靖《南雄府志》和乾隆《南雄府志》记载,明代南亩已是南雄重要关隘之一;清代,水口墟、南亩墟已成为南雄两大重要墟市,古道不仅成为赣粮粤盐的交易之路,亦成为中原与岭南商品交流的要衢。频繁的过境贸易给该地发展提供了契机,古道旁的世家大族从事贸易,终成巨商富贾,一座座宏伟挺拔的明清祠堂就是他们当年财富、荣耀及地位的象征。

  南亩镇鱼鲜村是古道旁的古堡之一,亦是广东首批“历史文化古村落”之一。该村自古鱼塘遍布,房舍隔塘相望,故有“鱼溪”之称。漫步古村,石板铺就的巷道早已经不住岁月的打磨和行人的踩踏,已深深凹陷。村中饱经沧桑的宋至明清古建筑,有的已被丛生的野草掩没,有的仍在彰显着曾经的华贵风采。王氏的世盛堂构造独特,蔚为壮观,牌楼上方悬挂的“古晋名家”石匾,厚重典雅,引人瞩目。另一座挂有“江左名家”匾额的祠堂内,竖有两扇巨大的石鼓,正堂内八根高大的石柱支撑着房梁,石柱上的文字飘逸俊美,令人仰止。千年古寺花林寺可谓村中圣地,寺中至今保存着重达三百多公斤的明代铜钟,悠扬浑厚的钟声还不时在古村回荡。

  近现代革命风起云涌之际,古道亦成为敌我双方争相控制的重要交通线。水口镇水口墟,西依起伏的山丘,三面临江面水,江中有石拱桥横跨两岸。1932年7月8日至10日,毛泽东、朱德、王稼祥曾率部在此与国民党粤军陈济棠等部13个团激战,打响了红军入粤作战史上历时最久、歼敌最多、影响最大的“南雄水口战役”。1949年6月13日,北江第二支队与国民党63军激战于南亩墟,为解放军南下做准备。长期的革命斗争留下了许多革命史迹,如“水口战役”遗址、“水口战役”遗物红军锅、水口镇陈屋村红军标语、南亩镇鱼鲜村红军漫画题壁等等。

  时过境迁,大部分古道早已被现代公路所取代,古民居亦变换为一座座青砖红瓦的楼房,唯有凹陷的石板路、参天的古树、零落的茶亭依旧守候着那逝去的记忆。夜色朦胧,古村已渐渐消逝在这片昏黄中,唯有花林寺的钟声在耳畔回荡。




槐树芬芳祠堂匾额


弱过村欧阳氏宗祠


弱过村古民居


水口战役红军用的铁锅


鱼鲜村古民居


鱼鲜村红军标语


鱼鲜村石板路


鱼鲜村世盛堂牌坊


鱼鲜村王氏祠堂匾额


鱼鲜古巷


浈水上的水口古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