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在线阅览 >> 2009年第3期 >> 正文

代编者按

丸川哲史

  2008年8月26 ~ 27日,我和几位朋友,其中包括琉球(冲绳)人、中国人,还有日本人,在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开了一个会议:“知识的亚洲和现实的亚洲·冲绳会议”(这个会议的内容,日本《现代思想》杂志的主编池上善彦先生已经在其杂志的相关特辑中加以报告了)。会议的主要内容是听取三位来自琉球(冲绳)的女士:若林千代、冈本由纪子、上间加那惠,发表她们的报告并加以讨论。她们的报告都是以她们各自在琉球学术界 / 文化界所做的活动经验作为出发点,同时延续、回应了琉球(冲绳)前辈思想者(冈本惠德先生、新崎盛晖先生等)的思想命题。三个人共通的关键词是“现场性”。所谓“现场性”并不意味着排斥理论框架。我们必须了解的是,世界所有的“现场”都与世界资本统治体制有着密切关系。假如我们忽视这样的“关系”,也许会陷入于一个不自觉的共犯者的境地。

  由于分享着共同的出发点,我们感觉有必要邀请参加了此次会议的汪晖先生来为我们做个comment(评论),专题中汪晖先生的文章就是我们请他把当时发言的内容加以扩展并采写而成的。所以,这篇文章潜在的动机中包含了与我和其他朋友们对话的余音,这需要事先向读者声明。为了使读者对琉球(冲绳)问题有一个整体的印象,同时配发新崎盛晖先生的旧作。

  在这里有必要简单谈谈对汪晖先生这篇文章的一些看法,因为这篇文章既有挑战性,又有丰富的内容。

  事实上,对中国而言,琉球(冲绳)是一个笼统的边缘地方,因为琉球(冲绳)的生存基础有着复杂的脉络。比如,目前实际上操纵其生存的是日本政府,就此而言,琉球(冲绳)的现状算是从1972年琉球自美国占领下“回归”日本之后的历史阶段的一个表现。延伸来看,这也是二战结束之后的一个处理的结果。但从中国的脉络来看,恐怕琉球(冲绳)的所属是所谓日本明治维新政府发动的“琉球处分”,还有甲午战争的一个历史结果。因此,琉球(冲绳)的身份认同的复杂性就是与近代以来东亚内部展开的“现代暴力”有关的。以大国的眼光来看,规模仅是一个小岛屿的琉球(冲绳),为什么连续遭受了包括1945年美军登陆战等那么多残酷的现代史经验?也许可以说,那些对大国而言的边缘地方,因为如此边缘,其暧昧性导致近代以来与国家领土划分有关的“暴力”以及国际帝国殖民战争的“暴力”在这里汇聚。琉球(冲绳)人近代以来正是持续承受着如此浓缩的残酷事件的爆发。所以,尤其是属于大国的人,当谈及琉球(冲绳)的时候,应该具备对琉球(冲绳)人民内部如此复杂的历史经验和由此衍生出来的复杂认同感的尊重。

  目前琉球(冲绳)人民苦难的主要根源是美军基地的“暴力”和日本政府那种冷酷的暧昧态度。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有必要尽量随着琉球(冲绳)人内部的历史感觉来理解琉球(冲绳)的本质。这样的态度,当然是日本内地人必须具有的,同样,美国人也是,中国人也是。我们要面对的一个挑战是如何脱离大国对于边缘地方的操作性想象。反过来的问题是,那么,我们如何接近他们自身的历史感觉?除了具体的感情交流之外,我们必须得有一个更丰富的历史认识和另类想象力。这些,也许就是我从汪晖先生的文章中感受最深的elements(要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