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在线阅览 >> 2009年第2期 >> 正文

梅关古道

王元林

  梅关号称南岭第一关隘,自唐代张九龄于唐开元四年(公元716年)开凿大庾岭后,天堑变通途,一千多年来,一直为南北交通的大动脉。而实际上,梅关以前,秦汉时大庾岭上有横浦关,与今连江流域的湟溪关、阳山关一起,称作“岭南三关”,扼守岭南咽喉要塞。

  宋元时,人们在道路两旁种植松树和梅树,大庾岭上逐渐多梅树,“梅岭”、“梅山”之名不胫而走。宋时岭下驿道上,梅花盛开,香气四溢,南安知军赵孟适亲自赠匾“梅花园”。大庾岭上的关隘也因梅花而得名梅关,这条古道也习惯上称梅关道、梅岭道。自古至今,梅树及梅花已成梅岭(大庾岭)的标志性景观,“庾岭寒梅”亦为一方名胜,历代诗人叹咏不绝,宋之问、沈佺期、杜员外及许浑、苏轼、罗顾、黄谷城、文天祥,俱有诗文记序。

  梅关道自唐以后便成为南岭上连接赣江流域与珠江流域的重要官道。举凡人口迁移、军队调动、商旅往来、使节访问等,大都经过此道。频繁的往来使道路破损严重,唐以后各朝对梅岭道及两旁行道树都加以养护,使这一中外商贸交流的孔道畅通无阻。宋时江西提点刑狱蔡挺与广东转运使蔡抗两兄弟,联合修凿梅关道。大庾岭以北的南安军境由蔡挺负责,大庾岭以南的南雄州境由蔡抗负责,双方以梅关为界,南路长325丈,宽1.3丈;北路长109丈,宽0.8尺。此后,元、明清各朝都有修路之举。今天,梅关古道上,古木葱郁,遮天蔽日,道路平整,与历朝的不断维护有密切的关系。

  正是这条梅岭道的存在,唐时南方诸国贡物如象牙、犀牛、沉香、珍珠、朝霞布、火珠、玳瑁、龙脑香等域外及岭南物产沿梅关道北上。北宋前期至中后期,梅岭道附近的南雄州、南安军、虔州等商税都有增加。南雄州及附近共六税务旧税收6073贯,熙宁十年(公元1077年)仅南雄州城就达10202贯,加上其它五税收总计13326贯,增加两倍多。这些都说明了昔日梅关道及附近水道商品流通的繁荣。

  明代梅岭道也熙熙攘攘,南安、南雄成为交流货物的商业中心。据万历时利玛窦神父所言,梅岭道旁旅店和歇足地一路不绝,“旅客骑马或者乘轿越岭,商货则用驮兽或挑夫运送。他们好像是不计其数,队伍每天不绝于途”。因贸易发达,沿途税厂、兵站以及商铺、客栈林立,一派兴旺景象。清代,梅关道上,“湖丝、茶叶皆由赣运赴广东,洋货、广货亦由赣运销内地”。仅域外各国进口洋货就多达150多种,而“广货”也有佛山铁器、石湾陶瓷、蔗糖、广纱、水果、鱼花等。而“五口通商”以后,梅岭道衰落,数万路夫失业,成为杨洪起义的兵源。

  梅关古道还是历史上不少中原仕宦、巨家望族迁入岭南的必经之途。今天珠江三角洲的居民,其先祖大多是经梅关古道南迁的。古道上的珠玑巷,传说就是南迁先人的聚居地。而梅关古道上诸如云封禅寺(六祖寺)、张文献公祠(张九龄祠)、观音阁等历史遗迹,也已今非昔比。而古道上仅有的几家茶馆,也是门可罗雀,兜售的东西,也是一些与古道并不相干的纪念品。

  近百年来,粤汉铁路、(南)雄(大)余公路先后开通,梅关古道已为国道323线所替代。两相比较,梅关古道像藏在深闺中的大家闺秀,几为今人遗忘。山路寂静,古道悠悠;而国道上却是车水马龙,机声轰鸣。今日登临梅关古道,让人不禁抒发思古别离之情,正如苏轼《赠岭上梅》诗云:“梅花开尽百花开,过尽行人君不来。不趁青梅尝煮酒,要看细雨熟黄梅。”花落梅熟,故友聚散,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梅关朝向南雄的一面


题写“梅岭”的石刻


南雄境内的一段


林木葱郁的梅关古道


南雄梅道


珠玑古巷


六祖寺遗址


古道上的树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