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在线阅览 >> 2008年第6期 >> 正文

素馨

文 / 王美怡 图 / 卓 雅

  旧时广州珠江南岸,有村曰“庄头”,周里许遍种素馨,称“花田”。 

  素馨花开放的时候,正逢南方的雨季,细小如珠的花骨朵被雨水浸润着,花心里满含暗香。采花女天未亮就到花田里采花。她们把采下的花骨朵装进竹篮,盖上湿布,送到花渡头去。

  花渡头是五羊门南岸的一个码头。穿木屐的采花女帮着花贩把花装上小舟,然后,就站在码头上,看着这些被雪白的小花簇拥着的小舟慢慢地驶远。每天早晨,码头上都有数千筐素馨花被装上小舟运进城里。那样的时候,珠江水都是透着清香的。 

  花城里的这场素馨花事,早上才刚刚拉开序幕。屈大均这样描述:“花市,在广州七门,所卖止素馨,无别花,亦犹洛阳但称牡丹曰‘花’也。”城门口挤满了前来采买素馨花的市民。富家仆人,贫家少妇,酒家伙计,卖花小贩,各路人马,在遍地香珠间穿梭。每天早上,“城内外买者万家,富者以斗斛,贫者以升,其量花若量珠然。” 

  天色微明,西关深巷里,卖花女清甜的叫卖声远远飘来。这声音,让早晨的空气变得那么柔和。女主人把买来的花骨朵盛在花碟里,素馨花就借着晨光悄悄开放了。千筐带露入豪家,也是这场花事每天准时上演的剧目。花贩们每天都会给西关的豪门大户送上一筐筐素馨花,装点这曲径通幽的深宅大院。 

  素馨花其实是属于夜晚的。屈大均曰:“花宜夜,乘夜乃开,上人头髻乃开,见月而益光艳,得人气而益馥,竟夕氤氲。”花城人喜欢用素馨花做成素馨灯。旧时广州的秋冬季节有一种祭祀活动,称“火清醮”。夜晚的时候,千家万户都挂上素馨灯,素馨灯上描龙画凤,宝带葳蕤,满城一片锦绣,处处流香。海珠、西濠、香浦一带的河涌里画舫林立,富商巨贾泛舟水上,赏月色,啜河虾。侍从会给客人送上一朵朵素馨球,用来驱汗避暑。 

  说到底,素馨花还是一种女儿花。花城女子爱用素馨和茉莉相间点缀黑发。这是她们自制的“花梳”。王士祯漫游广州,看见女子发髻上簪着的素馨花,忍不住留下“花向美人头上开”的句子。她们用素馨花和油,制成素馨发油或面脂;又把花骨朵混在好茶叶中,制成素馨花茶;在离酒一指许的酒瓮内悬木格,铺满素馨花,再用纸封口,隔些日子揭开,酒香清洌醉人。这酒,就叫“素馨酒”,是能与“女儿红”媲美的佳酿。 

  花事已随尘世改。以素馨花做头饰,这让人怀想的旧俗为什么没有保留下来呢?这满城的素馨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散尽了芬芳,消失了踪影的?这一切已经无从知晓。素馨花似乎从此只开放在记忆的册页之上。



濠畔画舫


花事已随尘世改


旧时珠江


深巷遥闻卖花声


素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