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在线阅览 >> 2008年第6期 >> 正文

糍粑

文 / 王美怡 图 / 卓 雅

  岭南乡村中的种种风俗,好多都快失传了。可是,风俗背后隐藏的生命的庄严和生活的欢乐,却是让人忘不了的。比如说,舂糍粑。 

  逢年过节,村民们都要聚在一起舂糍粑。糯米先浸泡一个晚上,一大清早,妇人们就把浸泡好的糯米淘洗干净,放在箩筐中滤干水,再放入木甑中蒸。蒸熟的软乎乎、热腾腾的糯米被倒进石臼后,该男人们上场了。三四个壮实的男人手持木舂杵,口里呼着热气,轮流往下舂,一直舂到糯米不见米粒,变成胶糊状为止。手持舂杵的男人把舂好的糯米一绺绺地扯出来,放在早已准备好的、用蜜蜡混茶油涂抹过的竹簸箕上。女人在一旁趁热把糯米捏成圆球,再把糍团拍扁,摊放在大簸箕上晾干。孩子们在旁跳着、闹着,趁大人不注意,瞅空扯一绺热糯米塞进嘴里。 

  村民们的心被这白白的、冒着热气的糯米慢慢暖热了。他们亲手种出来的糯米,就这样在他们的手下,变成了这些可爱的糍粑,在即将到来的年节中,他们会和亲人们在一起,吃下这甜甜的糍粑。这维系在五谷之上的快乐是那么地实在,随着他们手中的木舂杵渗进了糍粑中,又在节日的喜气中,在他们世世代代生活的乡村里悄悄地传递着。这样的风俗中蕴藏着天地万物源远流长的秘密。

  舂糍粑的村民是天生的艺术家。只是一个糍粑,他们也可以随着岁时节令变换各种花样。 

  印糍。以芝麻、花生、黄糖为馅,裹以糯米粉,放入木雕糍印中,一只花纹别致、印着吉祥文字的印糍就做成了。它们以蕉叶垫底,被巧手主妇们漂漂亮亮地摆在糍篮里。 

  艾糍。清明时节食艾糍。用艾叶煲水,捣烂叶子,与糯米粉和在一起,以黄糖、炒芝麻、花生研碎为馅,蒸出来有一种艾叶的清香。 

  芋头糍。先把芋头去皮切丝,捏成球状,裹上糯米,加入各种香料,油炸。芋头糍是中秋节时吃的。 

  蕉叶糍。岭南遍地蕉叶。用蕉叶把糯米糍裹成长条状,蒸熟来吃。 

  糍粑,其实是流传在乡村中的一种秘密符号。它们被摆在农家的木桌上,年复一年地串起村民们的快乐和希望。就是这些秘密的符号,维持着乡村千百年来的宁静和谐。在这里,春天草长莺飞,夏天荷香蝉鸣,秋天叶黄谷熟,冬天水冷风寒,万事万物都是有序有节的。村民们在平常的一年三百六十多天里,安排出许多跌宕起伏的细节,这些细节,就是风俗。它们像串在日子上的花朵,散发出山野清香。 

  风俗长在天地万物之中,告诉人们:活着,是件多好的事。



背柴


村落


挂青


梅林


山野


蒸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