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在线阅览 >> 2008年第5期 >> 正文

菩提

文 / 王美怡 图 / 卓 雅

  在广州的光孝寺里,有一株很老的菩提树。

  光孝寺里最早的那株菩提树,是天竺国高僧智药禅师渡海带来的。这神奇的种子在岭南的土地上扎下根来,慢慢地长成了婆娑大树。当这株树长到174岁后,即公元676年,六祖惠能就在这树下落发受戒,初开法门。次年,六祖到南华寺传教,移植了一株菩提树于此。

  智药栽种的那株菩提树后来枯死了,于是光孝寺的僧人从南华寺接种回光孝寺重新种植,不久又长成了婆娑大树。故南宋时的《南海百咏》载:“树虽非故物,亦其种也。”这神奇的种子还被分植到岭南的一些名寺中。明末崇祯十五年(1642年),高僧天然禅师便分植了一株到今天的海幢寺。岭南古寺中的菩提树,原来都是血脉纯正的神树。

  在菩提树“叶状如柔桑,五月争新妍”的日子里,光孝寺的僧人总是忙着采摘菩提树叶,把这些绽着新绿的叶子浸入寒泉之中,过了四十天以后,再取出来洗净,这时候的菩提树叶细筋如丝,霏微荡漾。巧手的僧人用它制成灯帷笠帽,或者裱册写经。夏日午后,坐在清凉的大殿里,在一片薄如蝉翼的叶子上,写下细密的经文,做着这种事情的僧人,终归是有意思的。

  沈三白到广州时,也在海幢寺的菩提树下捡过树叶。他在《浮生六记》中写道:“其叶似柿,浸水去皮肉,筋细如蝉翼纱,可裱册写经。”也不知当年,他和芸娘是否念过写在菩提树叶上的经文?那些偈子是否也像五月的菩提树叶一样,飘在他们这对神仙眷属的平常日子里?

  光孝寺的这株菩提树,留给广州人的记忆是悠长的。

  旧时的广州人在元宵节时,喜欢摘菩提叶制灯,这叫“菩提纱灯”。在月色如水的夜晚,提一盏菩提纱灯走在人流中,从那薄如蝉翼的叶脉中透出的灯光浮在月色之上,这样的夜晚是清幽的,让人怀想的。据说这种风俗一直流传到了清代。

  每年的五月,光孝寺的菩提树下,总有小孩子仰着脖子,看阳光从密密的叶缝中筛下,等待一阵风刮来,吹落一片又一片的树叶。古寺里好静,可以听见风吹树叶的声音,沙沙沙地,僧人用竹扫帚扫着地上的叶子。孩子们回家后,把捡来的菩提树叶小心翼翼地夹进书页里。好多年后,书成了旧书,关于菩提树的记忆,也成了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