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在线阅览 >> 2008年第5期 >> 正文

蒲葵

王美怡

  在岭南,谁没有见过蒲葵呢?它们在有泥土的地方静静地生长着。因天气炎热,蒲扇也是家常物什。屈大均云:“蒲葵风最美,胜于他扇。”

  蒲扇多产自广东新会。新会遍地植葵,处处可见大片葵田。据《广东新语·器语》载:“新会之西头、西涌、黎(礼)乐、新开滘诸乡多种之,名曰‘葵田’,周回二十余里,为亩者六千有余……凡新会若男与女所以资生者,半出于蒲葵焉。”清咸丰年间新会知县聂尔康在《冈州再牍》中叙述当地“将沃壤膏腴不种稻而种葵”,说的就是新会人习惯用最好的土地来种葵。新会商人在苏州、武汉、重庆等地还开设了葵扇交易所,叫“冈州会馆”。冈州是新会的别称。

  葵扇的制作过程繁琐细致,从采葵到制成扇,要经过剪、晒、焙、削、漂染、合、编织、勾花或嵌花、印花、绣花等近二十道工序。清王廷鼎在《杖扇新录》这样描述制扇的工艺:“土人采下阴干,以重物镇之使平,剪成圆形,削细篾丝,杂锦线缘其边,即仍其柄以为柄,曰‘自来柄’,是为粗者。有截其柄,以名竹、文木、洋漆、象牙、玳瑁为之,饰以翠蝶银花,缘以锦边,是为细者。”源自民间的平常物什,总是藏着耐人寻味的巧思。

  在新会,待嫁的女孩子是和蒲葵生活在一起的。她们在家里用蒲葵做葵扇、葵席、葵篮、葵帽、葵笠、葵篷。天热的时候,她们扇的是自己做的葵扇,睡的是自己织的葵席,买菜用的是自己制的葵篮。清早起来,她们踏着木屐去葵田,采来大抱大抱的蒲葵叶,偶尔也会把头伏在那些叶子里,闻一闻新绿的气息。白天,她们在太阳下把叶子晾干,再坐在院子里,安安静静地把它们做成葵扇。阳光从树缝里滤下来,在将要做成的葵扇上画出各种影子。一把把做好的蒲扇铺在地上,很好看,透出一种被太阳晒出来的香气。

  新会人常常把葵扇带给远在异乡的亲人。民国二年,乡绅谭镳托人带给远在北平的表弟梁启超十把织扇,梁启超视若珍宝。在北平的夜晚,摇着家乡的葵扇,梁启超会想些什么呢?

  不管怎样,蒲葵终是民间物。“油葵蓑,蒲葵笠,朝出风干,暮归雨湿。”你听过这样的谚语吗?原来,那润绿的蒲葵叶,是不光用来做蒲扇的。当细细的雨丝沿着蒲葵笠滑下的时候,日子也是有另一种风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