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在线阅览 >> 2008年第4期 >> 正文

广作

王美怡

  “广作”指的是广州出产的木制家具。

  明清家具有苏作、京作、晋作、宁作、广作等分类。苏作是明式家具的代表,细致精微,内敛沉静,有迷人的江南气质。可清朝皇室并不喜欢明式家具清秀简素的风格,雍贵奢华的广作家具一跃成为清代家具的正宗。清宫造办处不断从广东调入广作名匠,设立“广木作”,为宫廷打造广式家具。

  广州临海向洋,西风劲吹,眼界开阔,财力雄厚,故审美上也崇尚富丽堂皇,带点洋味。广作家具在造型、结构和装饰上,隐约可见当时西方流行的巴罗克式和洛可可式的艺术风格。有行家说,广作家具是“卖花”的,即指广作讲究雕刻,一件高档的广式家具,往往就是一件精美的雕刻作品。

  广作用料之讲究,是其他家具不可比的。两广是中国贵重木材的主要产地,又有大量优质木材从南洋源源不断地运来,可谓得天独厚。当年李渔游历广东后说:“余游粤东,见市廛所列之器,半属花梨、紫檀,制法之佳,可谓穷工极巧。”广作家具常用的木料是紫檀、酸枝和花梨三种,也用东京木、鸡翅木、铁力木、楠木、坤甸、菠萝格和柚木等。

  广作作坊集中在广州外城的濠畔街一带。清朝时玉带濠是广州的护城河,濠畔街和十三行各处于玉带濠两侧,隔河相望。玉带濠东西两端与珠江相连,舟楫货运非常便利,是清代广州工商业最为繁盛的地段。《广东新语》载:“当盛平时,香珠犀象如山,花如海,番夷辐辏,日费数千万金,饮食之盛,歌舞之多,过于秦淮数倍。”可见当日盛况。归德门(今大德路、解放南路交界处)外、玉带濠南岸的濠畔街东段和华德里、小新街,归德门内的走木街、麻行街、象牙街、孚通街、绒线街、白薇街、梳篦街等,长达数十里的街道上,广作作坊鳞次栉比,成行成市,地上洒满硬木的碎屑和木糠,木材的沉香经久不散。

  玉带濠河水清澈,河面宽阔,巨大的硬木干材从珠江口岸卸下之后,专事搬运的“山寨”(行会)将其运至城墙下面空旷处,经干燥定型后,再由专人量材开锯。接下来依次是抖榫、凿花、刮磨、上漆等工序,都由各“山寨”包干完成。广作行业分工很细,按工种分为抖行、头行、凿花行、细花行、算盘行、苏坐行、杂货行、西货行等,各行设立行会,彼此互不越界。

  据老辈传说,广州晚清一些富室,如潘、卢、伍、叶等大户,家中都设有家具小作坊,出品只作馈赠或自用。这种小作坊里往往藏有绝世高手,他们从家藏古画古书中选取珍罕家具样式加以仿制,一件家具费时很长,但出手就是传世精品。不过,这些高门宅第里的广作精品,历经战乱、朝代更迭,就像落在人海里的尘埃,已经难觅踪影了,或者早已化作木灰飘散了。



  (本文家具图样选自上海书店出版社出版、蔡易安编著的《清代广式家具》画册)



雕花繁复


酸枝高屏镶理石长椅


酸枝葫芦纹公座椅


紫檀钩籐纹三联小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