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在线阅览 >> 2008年第3期 >> 正文

詹天佑故居

王美怡

  “我们留学外国获得了一些知识和技能,要做一点事贡献国家。如要做官,就不能做事。想做事,万不可做官。但官不可做,又不可无。在现在中国里,没有朝廷给予你一个官职,就没有地位,没有人把重要的事给你做。”

  我站在位于广州西关十二甫西街的詹天佑故居前,总是听见这样一种沉郁伤痛的声音。这个十二岁就离开西关的幼童,在贫弱忧患的乱世中所走过的道路,恰如他修筑的京张铁路一样,到处险象环生。他似乎很早就清醒地意识到:仅有救国的热情和才能是远远不够的,在抵达终点的道路上,有太多的艰辛和复杂要面对。

  1872年8月11日,三十个瘦瘦黑黑的幼童,脑后拖条辫子,畏缩地挤在上海“轮船招商总局”的大牌子底下,即将启程去美国留学。这中间就有十二岁的詹天佑。身为茶商的父亲詹兴洪已和政府签订了一份类似卖身契的“甘结”,内有“倘有疾病生死各安天命”的句子。他稚嫩的双肩从此担起国家富强的重望,他圆胖的脸上也从此刻下终其一生未能消除的忧郁表情。

  自1881年耶鲁大学土木工程系毕业归国,直至1919年积劳成疾去世,数十年来,詹天佑始终以粤派的务实作风,坚韧而智慧地在科学和政治的夹缝中寻找救国之路,主持修建了京奉、京张、张绥、津浦、川汉、粤汉、汉粤川等铁路,为中国的铁路建设倾尽了毕生的心血。他一生最重要的成就是1905 ~ 1909年主持修筑京张铁路。此路“中隔高山峻岭,石工最多,又有7000余尺桥梁,路险工艰为他处所未有……即泰西诸书,亦视此等工程至为艰巨”,但詹天佑只用了四年多时间就完成了整个工程,令中外人士叹服。他为国家培养了大批铁路建设与管理人才,主编出版了我国第一部铁路工程标准图册《京张铁路技术标准图册》和我国最早的英汉工学字典,主持成立了中华工程学会。

  詹天佑走过的正是一条“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道路。他曾说过:“道德者人之基础也,学术虽精,道德不足,犹诸筑高屋于流沙之上,稍有震摇,无不倾倒。”为此他勉励青年工程技术人员精研学术,“勿屈己徇人,勿沽名而钓誉。以诚接物,毋挟褊私,圭璧束身,以为范例”。在风云变幻的上世纪初,他谨遵“修业、进德、守规、处事”的立身根本,在复杂的世局中审慎筹划,与张之洞、袁世凯、张勋等各色人物冷静周旋,为的只是“使国家富强不受外侮,足以自立于地球之上”。

  踏踏实实做人,认认真真做事,使詹天佑最终成就了一生的伟业。居庸关下的铁轨至今还稳稳地钉在崇山峻岭间,这是上世纪初一个海归派工程师在自己的国土上艰辛开路留下的永恒烙印。



屋空人杳


詹天佑幼时照


生于忧患


故居的趟栊门


1909年京张铁路通车典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