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在线阅览 >> 2008年第2期 >> 正文

天蠁楼

王美怡

  夜深了,黄詠雩焚香置酒,将天蠁琴置于琴台之上,缓缓奏出一阕《墨子悲丝》。这琴音对他来说,像是一段一去不返的锦绣年华,也像一串欲说还休的叹息。他想:天蠁琴从此别矣!天蠁楼亦从此不存矣!

  这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的一个冬夜。在被押回老家南海批斗一段时间后,“奸商”黄詠雩回到了天蠁楼里,他被责令缴纳巨款赎罪。情急之下,只能将满楼的古董珍玩低价售予广州博物馆。

  琴去楼空,人生也是聚散无常。想当年收得这具唐代名琴时,他是何等大喜过望,即时将书斋命名为“天蠁楼”,并请叶恭绰亲题匾额。天蠁楼里曾经珍玩云集,古画荟萃,石涛、八大山人、仇十洲、沈周、文征明、黄公望等像老友一般,雅集楼台之上,把翰墨书香氤氲成烟尘往事,也凝成了他心头挥之不去的隐痛。1933年张大千登楼赏玩石涛画册,爱不释手,挥毫题字:“予藏清湘十册,南北往来所见,不下二三十册,未有若此册之极变化神奇者,披览再四,敬识于后。詠雩诗人出示,拜观狂喜,大千并记,时癸酉十一月也。”可转瞬之间,黄詠雩就和石涛笔下的如梦山水挥手作别了。

  黄詠雩生于富豪之家,却在书卷古玩的熏染之下,养就清贵之气,命运也在时代的巨浪中几经跌宕。弱冠之年受知于大儒简朝亮先生,少时即以诗文名满羊城,他却不以为意:“予方年壮,意气未平,志慕兼善,何遽汲汲而仅以诗人自托耶?”决心服务社会。1922年6月,陈炯明叛变,孙中山移节永丰舰,至8月9日离舰赴沪,两月间舰上米粮及部队米粮供给为数甚巨,急如星火。黄詠雩陪同父亲黄显芝(时为广州市米粮行主席)上舰慰问,慷慨捐助白米六千余袋(每袋约两百斤)救急。黄詠雩而立之年即任首届广东省商会联合会主席。1932年1月28日,日军进犯上海,十九路军坚守。1月30日晚,他主持召开粤省商界紧急会议,倡议成立“广东救国筹款委员会”,并立即筹款二十万元,由市长程天固担保向市立银行先行借出,即时汇沪。1月31日,“广东救国筹款委员会”召开首次筹备会议,他被推为常委兼主席,市商会暨各同业工会再电汇广毫银二十万元支援十九路军抗敌。一向热心报国的黄詠雩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日后会被定为“奸商”,承受一浪接一浪的命运打击,直至珍藏散尽,水流花去。

  大音希声,大悲无言,天蠁琴如今已归于静默。这具灵慧的名琴似乎暗藏着某种宿命的因缘,让黄詠雩一生饱经清贵的沧桑,让他在袅袅琴音之中,亲眼目睹了他热爱的古画珍瓷幻化成凋零的碎片,飘落在日渐荒芜的人文古道上。



多少楼台烟雨中


广州西关耀华大街


翰墨书香养就清贵之气


天蠁琴


晚年黄咏雩


位于耀华大街30号的黄咏雩故居


叶恭绰题字